A- A+

王正方/我們逃難去(下)

2017/01/23 11:03:17 聯合報 ◎王正方

上篇:王正方/我們逃難去(上)

二、浙贛戰役考

長大了讀抗日戰爭史。浙贛戰役:1942年,美國出動轟炸機空襲日本東京等地。這是日本對中國開戰以來,他們本土首次遭到轟炸。美軍轟炸機在執行任務後,都在浙江衢州、麗水等機場降落。日本軍本部決定發動攻擊,摧毀衢州、麗水等機場。

五月分日軍出動四個半師團的兵力,企圖打通浙贛鐵路線。國軍逐次撤退,避免與日軍決戰。日軍攻陷衢州、金華、蘭溪、壽昌;又從南昌渡過撫河,揮軍東南。六月,日軍攻克玉山、廣豐、上饒、貴溪等地。浙江江西兩省的機場、鐵路被徹底破壞,日軍在占領地燒殺擄掠,掠奪大批戰略物資。日軍的戰線拉長,兵力分散,國軍開始在各地反擊,戰鬥激烈。日第十三軍第十五師團指揮官酒井直次中將,素有侵華「急先鋒」、「虎將」之稱,中地雷身亡,是日本侵華陣亡的第一名師團長。八月底日軍全部撤回原防,戰役結束。

日軍在浙贛戰役傷亡近三萬人,國軍傷亡七萬,二十五萬民眾被日軍直接或間接凌辱殺害。酒井直次中將被炸死的消息,一直被日軍高度保密,怕日軍的常勝形象受損。直到1984年,日本防衛廳防衛研究所戰史室編寫的《中國派遣軍》中記載:「酒井直次師團長的戰馬誤踏地雷。酒井中將從馬上跌下來,左腿受傷,送到後方等待轉送醫院,不久酒井直次不治。現任師團長陣亡,是日本陸軍創建以來的首次。」

中國軍民在浙贛戰役中損傷慘重,但並沒有一味挨打。戰役中日本指揮官酒井中將戰死,卻要等待到四十二年之後才揭發真相。子孫後代對中日戰爭的興趣缺缺,歷史永遠是一道難以解開的謎,或僅供政客隨意捏造,以達到他們的短期政治目的?

仔細觀看地圖,福建麻沙在鉛山之南約一百公里的地方,去麻沙要翻越海拔兩千多公尺的黃崗山,山路狹窄。估計若日軍走上這條路,雙方一對一的在林間小道做匹夫之勇的搏鬥,「狹路相逢勇者勝」,優勢裝備討不到便宜去,所以算定鬼子兵不會進軍閩北。當年的疏散計畫,經過了縝密的考量。

鉛山就在上饒與貴溪之間,當時完全被鬼子兵占領。若不及時撤往福建北方,誰也不會有好下場。我忘不了那張照片:一名日軍用步槍上的刺刀插入中國小孩的肚子,高高舉起,臉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征服者的暴虐,令人毛骨悚然。哥哥和我幸好沒有成為日本兵刺刀下的兩坨肉。 讀到另一則報導:日軍在戰役中散播了霍亂、傷寒、鼠疫、痢疾病原體,這是滿州國日軍731部隊研發細菌彈所做的「臨床試驗」。東源哥全家、整個一村子人、麻沙一帶閩北山區的千萬居民,都受到鼠疫或其他疾病的感染,瘟疫傳布快,偏僻山地完全沒有醫療設備,因細菌彈傳播疾病而死亡的人數到底有多少,至今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浙贛戰役有二十五萬民眾死亡,應該不都是戰死的。

日軍不投擲細菌彈在主要戰場及戰線上,避免自己人受感染;各式細菌彈集中投在戰場外的閩北山區等地。他們熟讀善用孫子兵法,遵行「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信條,不費一兵一卒便置大批中國人於死地!

東源哥仗著年輕抵抗力強,病了一陣子硬扛過來了。我們很幸運,住在麻沙一個空曠操場的舞台上,沒有染上瘟疫,又健健康康的回到江西鉛山縣。(下)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翰墨知交情之四】莊靈/不唱山歌 去考古

2017/08/2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扮家家酒

2017/08/22

【慢慢讀,詩】劉霞/無題 仿谷川俊太郎(註)

2017/08/22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三)知我者謂我心憂 談傳承與困境

2017/08/21

李欣倫/媽媽來的時候

2017/08/21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7/詩人與詞人

2017/08/21

【小詩房】陳黎/用愛發電

2017/08/21

張系國/麵包塗果醬

2017/08/20

【聯副7.8月駐版作家王聰威答客問】我這個人沒定性

2017/08/20

【閱讀世界】林水福/村上春樹與翻譯

2017/08/19

周密/這個一定要禁

2017/08/18

【慢慢讀,詩】李筱涵/日常

2017/08/18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陳克華/詩想

2017/08/14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陳克華/詩想

2017/08/11

【聯副不打烊畫廊】司空祐作品〈Power〉

2017/08/11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小詩房】方群/出生三寫

2017/08/10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小詩房】非馬/節日快樂

2017/08/09

熱門文章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周密/這個一定要禁

2017/08/18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三)知我者謂我心憂 談傳承與困境

2017/08/21

【閱讀世界】林水福/村上春樹與翻譯

2017/08/19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翰墨知交情之四】莊靈/不唱山歌 去考古

2017/08/22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張系國/麵包塗果醬

2017/08/20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二獎】林珮蓁/初戀

2017/08/16

【聯副7.8月駐版作家王聰威答客問】我這個人沒定性

2017/08/20

李欣倫/媽媽來的時候

2017/08/21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日記5則】齊邦媛/一生中的一天

2017/07/31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二獎】黃士玹/乾旱

2017/08/15

【閱讀〈散文〉】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2017/08/05

【小詩房】陳黎/用愛發電

2017/08/21

【慢慢讀,詩】李筱涵/日常

2017/08/18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扮家家酒

2017/08/22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7/詩人與詞人

2017/08/21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林宜賢/鬼(上)

2017/08/01

【〈書評〉新詩】絕非善類是貓

2017/08/19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書評〉繪本】媽咪也要同溫層

2017/08/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21

【慢慢讀,詩】劉霞/無題 仿谷川俊太郎(註)

2017/08/22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1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