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這個職業有祕密‧譯者篇】R.N./造橋者

2018/04/20 06:00:28 聯合報 文/R.N.

圖/Silvia
圖/Silvia

翻譯是氮氣,我先是嚥下它,然後才認知它。

人生中第一次接觸到的翻譯作品是《哆啦A夢》,當時被叫作《小叮噹》,主角大雄姓葉,家住台灣。由於這樣的設定,年幼的我很自然地以為這是國內作品,直到進入青少年時期,才發現自己接觸過的許多作品,皆是經過名為「翻譯」的「二次創作」,才出現在我們眼前。

譯者是搬運者也是挑選者,被這群人看上眼的文本,方有資格讓異國群眾賞玩--我曾如此以為,並因此以譯者為志願;如今真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才發現譯者不但沒有挑選案子的權利,有時甚至沒有拒絕的權利。

譯者並非濾網,決定作品生死的終究是市場和讀者。譯者是方便過河的橋梁,但橋不只一座,對會游泳的人來說也可有可無。我能做的,只有盡力別把讀者引導到原作不存在的黑暗大陸去而已。

●沒有名字的對話

我曾經翻譯過一款日本網頁遊戲,內容是將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化為一張張卡片,進行闖關或與其他玩家對戰(順帶一提,這些武將全都成了女性--在一般人眼中或許匪夷所思,但在遊戲業界是司空見慣)。這類遊戲只要有初步日本戰國知識,不至於難以處理,偏偏我負責角色間的對話,而委託公司提供的原文裡,卻看不到發話者名字,只有對話長長地一串列下來。

這很棘手,遊戲角色可不會乖乖的你一句我一句輪流講話,有時甚至會是複數的人七嘴八舌同時說話。在沒有明確提示下,僅憑前後文和說話語氣來分辨出自何人,實在太過冒險。想來想去,我乾脆直接下載那個遊戲來玩,玩到自己負責翻譯的區塊,親眼看看是誰在說話,這才放心繼續譯下去。

像這種分拆文件丟給譯者的情況,在遊戲業界裡相當普遍,效率或許更好,可缺少適當的配套措施,很容易產生上述困境。並不是每次都有時間、有辦法順利找到原作,若譯者選擇直接用純文字文件想像遊戲情境來翻譯,不免產生張冠李戴的誤譯,非自願地成了破壞原作的罪人,背負一切罵名。遺憾的是,這種狀況仍是現在進行式。若業界不改變作法,防波堤似乎唯有譯者的良心。

●「難以言喻」真的存在

「難以言喻」是實際存在於世上的。

更精確一點地說,是「難以用這個語言來形容」。語言產生文化,文化形塑語言,語言與文化相輔相成,倘若你不是生活在這個文化之中,某些詞彙就無法對你產生意義。正因如此,翻譯於我並非「轉換」,而是「模仿」。文化如同材料,在沒有相同材料的語言之中,譯者很難再造出完全相同的產物,只能盡可能用我們所擁有的材料,造出相近的東西。

日文裡的第一人稱是個經典的頭疼問題。根據男女長幼、地域時代的不同,自稱也會有所不同。日文作品常利用第一人稱進行角色塑造,或是藉此表現發話者的身分。我翻譯過的一部漫畫裡,有個角色擁有類似雙重人格的特性,會在不同人格影響下使用「僕」和「私」兩種第一人稱。當然,在中文裡能對應的只有「我」。一開始我選擇用譯註的方式,標示該角色切換使用第一人稱的狀況,可後來角色切換頻率愈來愈頻繁,我就必須在語氣上稍作調整,並祈禱讀者能看出差異。

翻譯做愈久,愈覺得即使能用自己的文化材料,模仿出維妙維肖的本土版本,但原作材質所反映出的光影和色澤,終究是無法重製的。因此,翻譯只是一座橋梁,而非終點。譯者造出一座又一座的橋,告訴大家過橋之後有精采可期,但要「真正」探索彼端,也許只能靠讀者自己的腳。

若有一天你能自行游泳過河,便會發現還有很多閃閃發光的寶藏,是藏在沒有橋梁的河流對岸。

R.N.,花蓮人。資訊中毒症患者。大學時代把必修選修都奉獻給WOW,最終倉皇轉學的魯蛇。熱愛遊戲漫畫與小說,學生時代靠著網路與字典硬啃各種原文遊戲和動漫,不知不覺成了一個空有次文化知識,卻對常識一知半解的兼職翻譯者。家裡有三隻貓。

哆啦A夢患者中毒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青春名人堂】老師的緊張

2018/07/14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追尋全盲生活的美好

2018/07/13

【記憶藏寶圖】穆琳/護唇膏小女孩

2018/07/12

【青春名人堂】廢棄廠房裡 搶救雷恩大兵

2018/07/11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洞穴的五十道陰影

2018/07/10

【7月話題:為此而戰】最後一個信封

2018/07/10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兩個世界之間的領路人

2018/07/09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海洋親自教我的課

2018/07/06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苦辣「痠」甜

2018/07/0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生理挑戰

2018/07/04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怕水的人就要遠離海嗎?

2018/07/03

【7月話題:為此而戰】阿勃勒出鞘

2018/07/02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水下的遐思

2018/07/02

【生活進行式】內心小劇場007

2018/06/30

【6月話題:三千煩惱絲】髮量與時間

2018/06/28

來我家作客:荷式思維

2018/06/28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記者性質等同是礦工

2018/06/25

【動物上好戲】海盜與海盜

2018/06/25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泰國移工拳手的異鄉擂台

2018/06/22

【記憶藏寶圖】回到紹興西小路六號

2018/06/18

市場如賭場

2018/06/15

郵差摩西先生

2018/06/15

你是獨特的,別人也是如此

2018/06/13

砂鍋魚頭

2018/06/13

我的旺來不見了

2018/06/12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史萊姆死掉了

2018/06/12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廁所暗房

2018/06/11

【生活進行式】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差距

2018/06/09

無毒的夢

2018/06/01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耐心陪老人家進入智慧手機時代

2018/05/31

【五月話題:原來是這樣】屬虎的不能坐新床

2018/05/30

【動物浮世繪】自你走後

2018/05/30

【五月話題:原來是這樣】她開口了,然後呢?

2018/05/30

印度尤/那些在印度找不到的生活必需品

2018/05/28

勇敢面對心中的牠

2018/05/26

醫師爵爺的繪畫神技

2018/05/25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不要叫我「外籍新娘」

2018/05/25

【青春名人堂】爵士家族企業

2018/05/22

【惠風醫言堂】鬥智的母女

2018/05/21

【內心小劇場‧網路徵文優勝作】殺鴨

2018/05/20

熱門文章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洞穴的五十道陰影

2018/07/10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不要怕,有我在

2018/07/08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兩個世界之間的領路人

2018/07/09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一路順風

2018/07/09

【記憶藏寶圖】穆琳/護唇膏小女孩

2018/07/12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善惡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2018/07/10

【記憶藏寶圖】抽抽樂

2018/07/09

【7月話題:為此而戰】林思妙/我的壞習慣

2018/07/12

【一起來築夢】青春有餘,愛慢有理

2018/07/13

【小毛病通訊】兔子為什麼要守時

2018/07/14

【青春名人堂】廢棄廠房裡 搶救雷恩大兵

2018/07/11

【7月話題:為此而戰】最後一個信封

2018/07/10

【生活進行式】第二個家

2018/07/15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在偏鄉營造一個創客空間:牛犁銀光閃閃拼布畫的故事

2018/07/11

必須關掉手機 才能進入的美術館

2018/07/12

【7月話題】為此而戰-為你挺身而出

2018/07/08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怕水的人就要遠離海嗎?

2018/07/03

【青春名人堂】老師的緊張

2018/07/14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追尋全盲生活的美好

2018/07/13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苦辣「痠」甜

2018/07/0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海洋親自教我的課

2018/07/06

妳的好,我永遠記得

2018/07/04

【圖個簡單】全民瘋世足

2018/07/1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最真實的自己

2018/07/07

黑潮島航

2018/07/12

【7月話題:為此而戰】幸福花園

2018/07/07

【閒話吃喝】佐餐酒怎麼喝?

2018/07/06

【動物閃光】頂著陽光守著牠

2018/07/0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生理挑戰

2018/07/04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有女如此, 夫復何言?

2018/07/04

【瑜伽這檔事】享受的藝術

2018/07/16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新二代與土二代

2018/07/06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水下的遐思

2018/07/02

語言的藝術

2018/07/04

【7月話題:為此而戰】阿勃勒出鞘

2018/07/02

【惠風醫言堂】機艙行醫記

2018/06/29

【青春名人堂】馬克/化妝

2018/07/16

【青春名人堂】石芳瑜/西瓜皮與半屏山

2018/07/05

來我家作客:荷式思維

2018/06/28

【生活進行式】內心小劇場007

2018/06/3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