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說明大補帖】夜之女神

2017/12/23 06:00:04 聯合報 文/R.N.

圖/LucKy wei
圖/LucKy wei

我在二十歲出頭時,曾經崇拜過夜之女神。

這裡所說的夜之女神,並不真的指某個宗教的神,而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神。

當時的我,不知道什麼緣故,堅信自己只有在夜晚才能寫得出好文章;基於這個理由,我認為自己必定是受到某個只在夜晚現身的繆思女神眷寵,因此唯有在夜深人靜時才會文思泉湧。

夜晚有魔力

我這個人算是無神論者,但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而是不相信由人類想像出來的「人格神」。擁有與人類相似人格的神,是人類投射自己主觀創造出來的幻想;我認為就算世界上有神,也不會在人類想像的範疇之中。因此,我想像出來的夜之女神是沒有人格的。

夜晚的女神除了掌管靈感之外,還掌管著什麼?顯而易見的,給予古今東西文人不可勝數想像空間的月亮,當然和靈感與夜晚脫不了關係。此外,黑夜的神祕,還給予了人類恐懼與安寧。我的女神除了靈感之外,隨時間經過,掌管起愈來愈多東西:月亮、黑暗、夢境、幸運……每晚在入睡之前,我會祈望女神降臨,給予我這唯一的信徒指示;每次我在玩手遊抽卡之前,都會先跪在床上,默念一大串自創的祈禱文,手指在某個自認的節奏點點下按鍵。

你可以說這是青春期特有的感性過度延長,也能說是某個嚮往瘋狂的凡人的精神性自慰。即使夜之女神從未降臨我的夢境,抽卡運也沒有變得比較好,我仍對夜之女神深信不疑。我把自己的文字當成貢品,在靈感枯竭時自責信仰不夠堅定;我騎著機車在深夜的馬路上大聲歌唱,對著月亮呼喊隨著我的記憶變來變去的女神名號--夜晚的確有魔力,就算不是讓人湧現靈感的魔力,也是能讓人做出如此丟臉不可思議蠢事的魔力。

時光流逝,我入伍又退伍,就職再就職,能任性堅持在夜晚寫作的時間漸漸變少了。更多時候,我必須要在工作和日常瑣事的間隙,擠出時間灌溉自己貧乏的稿面。我向女神祈禱的次數變少了,後來甚至忘記曾經有這麼一個女神。我幾乎不再記得自己的夢境,也不再抬頭確認今晚的月亮是什麼形狀。

詛咒或預言

幾個月前,我下班回家,抬頭望向夜空時,夜之女神的名字突然墜入了腦海。當我漠然地嘲笑自己過去如此幼稚,並一邊回想這幾乎被我遺忘的女神到底是什麼東西時,一句話突然在心底某處冰冷且清晰地響起。

「不是你忘卻了自己的愚蠢幻想,而是掌管你靈思泉源的女神早已棄你而去。」

這一句異怪至極的話語讓我冷汗迸發,不由得將車停在路邊,無法自制地大笑起來,全身卻冷顫不已。我知道那只是我過去妄想的殘留,但這句話就像某種詛咒,某種預言,某種懸在高空某處的斷頭台刀片,隨著夜風輕輕搖晃,彷彿有一天就要砸在那支撐我癡愚腦袋的脖子上。

女神真的存在嗎?

一日我和哥哥聊起這件事,他哈哈大笑,說童年時我也曾做過類似的事。我和哥哥的上面原本還有一個大哥,但在母親生產時夭折;小時候的我知道這件事之後,有一陣子會在吃飯時多倒一杯水放在桌上,家人問起要給誰喝的?我便一臉認真地說:「是給大哥的。」

當然,我早已忘了這件事。就跟我忘了夜之女神一樣。

「你不覺得很像嗎?」哥哥笑著問。

我在一瞬間豁然開朗。

它們是一樣的。大哥或是女神,都是我孤獨和奇想的產物,是存在於幻想中的知己,在遺忘之後,化成了用來紀念那一段人生時期的符號。它們誕生於我的幻想之中,也葬送在我的幻想之中。夜空之下的那句話,不是詛咒,也不是預言,只不過是我的過去記憶,看見現在的我忘卻一切的無情後,吐出的忿恨之語罷了。

那麼我想,至少為它們寫下一篇文章作為祭文,也算是盡了本分。

敬夜之女神。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校園超連結】莫琉心/好吃的點心

2018/09/22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博愛座」的風景

2018/09/21

【來我家作客】周育如/大口嚼古柯?

2018/09/21

【9月話題:偏食也可以】 新真/今天看什麼電影?

2018/09/21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讓炸棗的香酥與祝福繼續在菊島傳承

2018/09/20

【青春名人堂】佐渡守/自大又自卑的「自強號難民車」

2018/09/19

【青春名人堂】林華勁/哈林區的美好一日

2018/09/18

【推理大解密】既晴/鬼影幢幢

2018/09/18

【9月話題:偏食也可以】李月治/秋日芋頭香

2018/09/17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肉頭

2018/09/17

【9月話題:偏食也可以】王如斯/戀戀古早味

2018/09/16

【愛情心靈國】遠距離的愛情

2018/09/16

【一起去印度打拚】印度尤/印度電梯的奇幻之旅

2018/09/16

【偏食也可以】 高月卿/辣椒與我絕緣

2018/09/14

【味蕾的旅行】李達達/在他被吃之前

2018/09/14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真正的台灣價值

2018/09/14

【青春名人堂】石芳瑜/最重要的往往不是主角

2018/09/13

【小毛病通訊】李達達/這世界大概不太講理

2018/09/12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禮多,人很怪

2018/09/12

【9月話題:偏食也可以】蘇冠昇/愛情饗宴裡的偏食

2018/09/11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看戲的孩子哭了

2018/09/11

【9月話題:偏食也可以】乳拓奇/藝術不好說

2018/09/10

【青春名人堂】一撇/泳渡日月潭

2018/09/10

【生活進行式】林金郎/不良少年變 囝仔神的三太子

2018/09/10

【網路徵文示範作】黑眼圈/不曾消失的粉紅泡泡

2018/09/09

【On Air 錄音中】沈鴻元/最後一封信

2018/09/09

【朋友聯合國】石元娜/來自湖南的她

2018/09/09

【瑜伽這檔事】張以昕/鏡瑜伽

2018/09/08

【9月話題:偏食也可以】丁名慶/騙子

2018/09/07

林力敏/最不歐洲的歐洲

2018/09/07

【惠風醫言堂】洪惠風/就這樣過了一生

2018/09/07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舉手」之勞

2018/09/07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不受拘束的攝影家:安德啟智中心的攝影營

2018/09/06

【網路徵文示範作】魏于婷/春雷

2018/09/06

若斯/當塊璞石吧!

2018/09/06

【一起來築夢】廖宏霖/然後呢?故事才要開始

2018/09/05

【青春名人堂】佐渡守/宛如摘花

2018/09/05

【青春名人堂】林華勁/處女座爵士大師群像

2018/09/04

【一起去印度打拚】印度尤/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2018/09/04

【網路徵文示範作】許迪/吻別

2018/09/04

熱門文章

【惠風醫言堂】又多了好幾個丈夫的醫師

2018/07/23

【記憶藏寶圖】走出過去, 勇於開口

2018/07/21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新娘不服從

2018/07/18

【生活進行式】別讓別人的看法, 擋住了 你的光芒

2018/07/18

【世界在我腳下】飢寒交迫的中山古道

2018/07/19

【來我家作客】荷蘭歐媽歐爸

2018/07/22

【人生 好樣的】團體家庭的媽媽老師

2018/07/17

【青春名人堂】石芳瑜/想像的外公

2018/07/19

【7月話題:為此而戰】當我們蜂在一起

2018/07/18

藏在家常菜裡的甜

2018/07/23

繫上紅紗線的果樹

2018/07/21

【在轉角遇見你】不曾叫過的熊杯杯

2018/07/20

【世界在我腳下】一期一會

2018/07/24

【生活進行式】第二個家

2018/07/15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曬月亮的烤肉哥

2018/07/23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馴化為奴的過程

2018/07/20

【青春名人堂】老師的緊張

2018/07/14

【7月話題:為此而戰】為母則強

2018/07/17

【海洋大小事‧網路徵文示範作】等海

2018/07/22

【青春名人堂】海上調查這檔事

2018/07/21

【小毛病通訊】兔子為什麼要守時

2018/07/14

【7月話題:為此而戰】就為堅持

2018/07/22

【瑜伽這檔事】享受的藝術

2018/07/16

【7月話題:為此而戰】飛蛾來了

2018/07/19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一日球迷,SO?

2018/07/24

【記憶藏寶圖】一場夢

2018/07/25

老師,別念出來!

2018/07/25

【記憶藏寶圖】穆琳/護唇膏小女孩

2018/07/12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水下的遐思

2018/07/02

【青春名人堂】林華勁/爵士現場聆賞指南

2018/07/17

【一起來築夢】青春有餘,愛慢有理

2018/07/13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洞穴的五十道陰影

2018/07/10

【青春名人堂】馬克/化妝

2018/07/16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生理挑戰

2018/07/04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追尋全盲生活的美好

2018/07/13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不要怕,有我在

2018/07/08

【青春名人堂】廢棄廠房裡 搶救雷恩大兵

2018/07/11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海洋親自教我的課

2018/07/06

【青春名人堂】佐渡守/一切造化與我相關

2018/07/2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不好當

2018/07/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