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惠風醫言堂】洪惠風/北韓就醫記

2017/12/10 06:00:29 聯合報 文/洪惠風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老鄭,我在北韓,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

「北韓?你跑去那裡幹什麼,怎麼都沒聽你說過,你……」

「長途電話很貴的,別囉嗦好嗎?請問我的一個團員突然兩眼看不見……」

「你們什麼團?你帶的團嗎?去開會嗎?」

「哎呀,我參加北韓旅遊,昨天才出發,剛剛認識的團員啦,可以言歸正傳了嗎?」

「好,說!」

「她前晚眼睛就有點不舒服,早上起來又刺又痛,一直流淚。現在兩眼都看不到了,只剩下色塊。我摸了眼睛,眼壓應該沒有升高,不是青光眼,我覺得是EKC(流行性急性角結膜炎)。」

「有沒有戴隱形眼鏡?」

「應該沒有。」

「那麼最可能就是急性角結膜炎了。小心啊,診斷很簡單,因為這個病傳染力很強,過幾天你們陸續有人被傳染上時,就能確診了。」

旅館裡面就有醫院?

跨海會診結束,電話掛上,我確定今晚必須要去看急診了。清晨在中國丹東(安東)時,團友的眼睛就很不舒服了,她在火車站邊的藥局買了些眼藥,卻沒有發揮作用,還變得愈來愈嚴重。下午五點多抵達平壤時,已經看不見了。我向當地接待的兩位女導遊表明身分,建議立刻掛急診。

「不用吧,我們等下住的旅館裡面就有醫院,先看那邊的醫生怎麼說。」旅館裡面就有醫院?這倒是新鮮,我從沒聽說過,但這可是北韓呢,誰知道是什麼情形?

全團吃完了飯,團友的眼睛不見起色,回到旅館放下行李後,差不多晚上八點了,導遊帶著我們一起就醫。

「醫院」位於這家旅館的另一個樓層,導遊帶著我們出電梯左彎右拐地到了這間「醫院」,推開了門,我好奇張望,發現這「醫院」位於旅館客房的樓層,有兩個相連的房間,第一間沒有鋪地毯,有一張飯桌跟幾張椅子,另一間就跟平常旅館房間沒什麼兩樣,鋪著地毯,兩張床,有一位醫師和一位護理師在裡面,除了血壓計跟急救包外,沒看到什麼其他醫療器材。

醫師幫兩眼都看不清楚的團友做了些檢查,建議她「明天早上」去看急診。

「明天?萬一是急性角結膜炎什麼的,不就太晚了嗎?」

醫師愣了一下,立刻讓病人轉去急診。

聽到被准許去看急診,我興奮了起來,能在這個全球最神祕的國度,探索他們的醫療體系,可是難得的機緣呢。他們的醫療水平是高還是低,醫藥費是貴還是便宜,我可一點概念也沒有,但不管怎樣,最重要的是趕快幫團友取得治療的藥物。

但一轉念,我突然懼怕了起來,萬一急診沒有好的眼科醫師,萬一是神經的問題沒被診斷出來,萬一……我腦出浮出了新聞標題:「遊北韓雙眼變失明,台醫師在旁無作為」,想著想著,決定在急診之前,先回房間打了前面那通超貴的長途電話,越洋諮詢熟識的眼科醫師,會診後終於心裡稍微篤定,比較有信心了。

坐在旅館大廳等待時,導遊並沒有提及醫藥費用等問題,反而擔心交通費用。確定我們會負擔車資,她們打了很多電話,聯絡了很多地方,說了很多聽不懂的韓語。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要送我們去急診的車子終於來了,我高興地出門迎接,赫然發現,要載我們去急診的,既不是計程車,也不是救護車,而是輛賓士轎車?

坐上了賓士車,進了平壤市區,街上除了政治標語,一個廣告看板也沒有。路上行人不少,車輛卻不多,開了很久很久,感覺穿過了整個平壤市區到了另外一頭,進入了一個安靜無聲,人煙稀少,卻警衛森嚴的地區。

車子在探照燈前停下來,燈後依稀有個人影,兩個導遊下車,交涉一番後繼續前進(後來才知道是大使館區的入口處,她們在這裡換證件)。司機先生不停地停車、問路、倒車、迴轉,花了一番力氣,終於到達了,但卻不是急診。

這是個位於大使館區的醫院,我回台灣查了網路,才知道它是平壤的友誼醫院,專門看大使館人員與外國人;美國人裴俊浩從這裡被送去勞改營時,也是在這裡開記者會的。

我們抵達時已經晚上十點了,那天是周六,整個三層樓的醫院都黑漆漆的,只有一進門的領導圖像和右手邊的一個房間有光。房間裡坐著四個人,兩位穿著醫師服,他們看到我們進來,和導遊用韓語交談,我試著插嘴用英文與他們討論病情,但他們只看了我一眼,沒有理會,過了一下才透過翻譯和我用中文溝通。我心中充滿疑惑,這可是大使館區的醫院呢,醫生不可能聽不懂英文吧?還是他們不能和外國人用別人聽不懂的語言交談,怕有安全上的顧慮呢?

過了一會,一位沒在說話、瘦瘦高高的醫師從沙發中站了起來,這位金醫師和一位護理人員領著我們,通過漆黑的醫院走道,一路打開電燈,扶著病人上樓梯,開門進入一個房間。

急性角結膜炎突襲

房間的燈打開了,是相通兩個房間的眼科診察室,見到的設施有視力檢查表、治療椅、細隙燈、眼底鏡……看起來基本的設備都有,很像我年輕實習時的眼科門診,但沒看到什麼先進的設備,遠遠擺著一台電腦,沒有開機。

這位金醫師先試著用視力表幫團友檢查視力,但她的眼睛張不開,無法檢查,醫師便放棄了。接著把病人領到細隙燈前檢查眼睛,很快地得到答案,確診是急性角結膜炎。這是種傳染力非常強的疾病,易經過毛巾、分泌物、手,相互傳染,一個人得到,常常全家都會中獎,預防之道是勤用肥皂洗手,不要用手揉眼睛等等。

這位眼科醫師宣布診斷後,見我們輪流用肥皂仔細洗手,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開始說笑話。只見美女導遊們被他逗得花枝亂顫,我卻是鴨子聽雷,一句都不懂;但我相信這是位風趣友善的醫生,如果能溝通,應該很好相處吧。

接著金醫師幫患者點了局部麻醉藥,當藥效發作時,團友的眼睛馬上就不痛了,立刻能睜開,也看得見了,大為讚嘆。我看到她視力恢復,大大鬆了口氣,只要處理後立刻就能看得到,就不會是什麼外科的緊急狀況了。

我打趣團友,笑她到北韓後睜眼看到的第一個人,竟然是帥哥醫生,看到的第一個景點,竟然是眼科診療室。

症狀改善後,醫師從冰箱中拿出一瓶冰透的食鹽水,幫病人洗眼睛。這種治療方法能消腫,病人會很舒服,但我已經好多年沒見過這種治療方式了。(回台灣問我們的眼科醫師,他說這種治療工程浩大又花很多時間,在台灣的大醫院中已不常見。)

差不多半小時的療程結束後,醫師沒有打開旁邊的電腦,只是從抽屜中拿出一張紙,用韓文做了些紀錄,再開了些我看不懂的藥物,一共三瓶眼藥水,兩瓶給病人,一瓶交給了導遊,說是以防萬一。

治療後病人的症狀馬上大幅改善,但當麻醉藥效過去時,症狀又復發,眼淚直流看不清。

我們原車回到旅館,立即向旅館的「醫院」報到。在那裡,旅館的醫師再幫病人兩眼好好地點了眼藥,拉了拉眼皮,確定藥水全部吸收後,才讓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還囑咐病人不能參加之後幾天的行程,得一個人待在平壤。

三天後我們全團回到了這間旅館,跟這位「離散家屬」重聚時,她的眼睛完全康復了,並說起這幾天的遭遇。

「醫生每兩個小時就來我房間幫我點一次眼藥水,每三次還會有一次幫我塗眼藥膏。」

「那吃飯怎麼辦?」

「旅行社派專人照顧我的起居,上廁所啊什麼的,還幫我打點食物,會送到房間給我吃。」

「哇!」

「他們把我的房間消毒,在房門口用毛巾拉上警戒線隔離。」

「那妳怎麼幫他們開門呢?」

「剛開始看不見,敲門後他們自己會用鑰匙進來,後來我看得到以後,就改按電鈴了。」

「花了多少錢呢?」

「總共826元人民幣。」北韓遊客的計價都是用人民幣計算的。

「其中醫療費26元,藥費500元,車費300元。」

我下巴掉下來了,周末半夜的急診、每天這樣VIP的照顧,醫療費是120元台幣?真的太誇張了。但也許因為禁運進口藥,藥費並不便宜,要兩千多台幣。

「那這兩天額外的旅館、飲食和專人照顧的費用呢?」

「都沒有和我收。」說完她又補充:「眼睛比較好了以後,他們問我悶不悶,想不想出去走走?」

「那妳怎麼說?」

「我說當然好囉,我就帶著我的相機大背包,坐在旅館大廳等著,很高興地打算去旅遊,沒想到他們只是帶著我繞著旅館走一走,一次走了一小圈,另一次走了一大圈。」

剩下的問題,要問導遊了。

「那天為什麼要租賓士車去醫院,叫一輛計程車不是更快嗎?」「因為計程車不准進大使館區,我們必須找可以進去的車子。」

「平常就有眼科醫師在醫院值班嗎?」「那天醫師已經下班回家了,是特地再從家中回到醫院的。」我想到北韓的醫師沒有私家車,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這位醫師是騎腳踏車還是走路回到醫院的。

「那旅館的醫師呢?」「他們是大使館醫院的醫師,輪流進駐。」

「妳們上醫院要付多少錢呢?」「都不用付錢啊。」「掛號費呢?」「什麼是掛號費?」「真的都不用錢嗎?」「是啊。」

「我曾經有個病人在日本的愛知博覽會心臟病發作,他出院時醫院給了他一張一千兩百萬日幣的帳單呢。」「要那麼多錢啊!」

在旅館的賣店裡,我買了本北韓簡體中文的宣傳小書《一個不知道醫療費用的國家》,他們說自己是「醫療免費,居住免費,教育免費」三大免費的國家,我雖然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此,但這一次的經驗,讓我管窺了北韓「外國人」的醫療狀態,雖然隔靴搔癢,多少還是滿足了一點點偷窺的好奇心。

醫師導遊視力北韓平壤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青春名人堂】馬克/化妝

2018/07/16

【瑜伽這檔事】享受的藝術

2018/07/16

【生活進行式】第二個家

2018/07/15

【圖個簡單】全民瘋世足

2018/07/15

【小毛病通訊】兔子為什麼要守時

2018/07/14

【一起來築夢】青春有餘,愛慢有理

2018/07/13

必須關掉手機 才能進入的美術館

2018/07/12

黑潮島航

2018/07/12

【7月話題:為此而戰】林思妙/我的壞習慣

2018/07/12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在偏鄉營造一個創客空間:牛犁銀光閃閃拼布畫的故事

2018/07/11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善惡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2018/07/10

【記憶藏寶圖】抽抽樂

2018/07/09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一路順風

2018/07/09

【7月話題】為此而戰-為你挺身而出

2018/07/08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不要怕,有我在

2018/07/08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最真實的自己

2018/07/07

【7月話題:為此而戰】幸福花園

2018/07/07

【閒話吃喝】佐餐酒怎麼喝?

2018/07/06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新二代與土二代

2018/07/06

【動物閃光】頂著陽光守著牠

2018/07/05

【青春名人堂】石芳瑜/西瓜皮與半屏山

2018/07/05

妳的好,我永遠記得

2018/07/04

語言的藝術

2018/07/04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有女如此, 夫復何言?

2018/07/04

【青春名人堂】林華勁/○○能, 台灣為何不能?

2018/07/03

【青春名人堂】馬克/寫書

2018/07/02

動物上好戲我在非洲 野生動物保育現場

2018/07/01

巴黎地鐵的薛西弗斯試煉

2018/07/01

【繽紛超連結,網路徵文】海洋大小事

2018/07/01

【青春名人堂】小事故

2018/06/30

【6月話題:三千煩惱絲】黑髮新娘行不行? 

2018/06/30

【6月話題:三千煩惱絲】老師亮晶晶

2018/06/30

【惠風醫言堂】機艙行醫記

2018/06/29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讀書會

2018/06/29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用畫筆讓塞納河水流淌在玉里的志明

2018/06/28

【一起去印度打拚】對孩子愛無極限的印度人

2018/06/27

【6月話題:三千煩惱絲】好整理就好

2018/06/27

【青春名人堂】佐渡守/貓頭鷹咖啡館

2018/06/27

【圖個簡單】台灣犬小周

2018/06/27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思考的慣性

2018/06/26

熱門文章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洞穴的五十道陰影

2018/07/10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不要怕,有我在

2018/07/08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兩個世界之間的領路人

2018/07/09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一路順風

2018/07/09

【記憶藏寶圖】穆琳/護唇膏小女孩

2018/07/12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善惡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2018/07/10

【記憶藏寶圖】抽抽樂

2018/07/09

【7月話題:為此而戰】林思妙/我的壞習慣

2018/07/12

【一起來築夢】青春有餘,愛慢有理

2018/07/13

【小毛病通訊】兔子為什麼要守時

2018/07/14

【青春名人堂】廢棄廠房裡 搶救雷恩大兵

2018/07/11

【7月話題:為此而戰】最後一個信封

2018/07/10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在偏鄉營造一個創客空間:牛犁銀光閃閃拼布畫的故事

2018/07/11

必須關掉手機 才能進入的美術館

2018/07/12

【7月話題】為此而戰-為你挺身而出

2018/07/08

【生活進行式】第二個家

2018/07/1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怕水的人就要遠離海嗎?

2018/07/03

【青春名人堂】老師的緊張

2018/07/14

【青春名人堂】陳芸英/追尋全盲生活的美好

2018/07/13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苦辣「痠」甜

2018/07/05

妳的好,我永遠記得

2018/07/04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海洋親自教我的課

2018/07/06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最真實的自己

2018/07/07

【圖個簡單】全民瘋世足

2018/07/15

黑潮島航

2018/07/12

【7月話題:為此而戰】幸福花園

2018/07/07

【閒話吃喝】佐餐酒怎麼喝?

2018/07/06

【動物閃光】頂著陽光守著牠

2018/07/05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潛水教練的生理挑戰

2018/07/04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有女如此, 夫復何言?

2018/07/04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新二代與土二代

2018/07/06

【這個職業有祕密,潛水教練篇】水下的遐思

2018/07/02

語言的藝術

2018/07/04

【7月話題:為此而戰】阿勃勒出鞘

2018/07/02

【惠風醫言堂】機艙行醫記

2018/06/29

【青春名人堂】石芳瑜/西瓜皮與半屏山

2018/07/05

【瑜伽這檔事】享受的藝術

2018/07/16

來我家作客:荷式思維

2018/06/28

【生活進行式】內心小劇場007

2018/06/30

【青春名人堂】馬克/化妝

2018/07/1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