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記憶藏寶圖】孔繁芸/開頭 只是一個不順心

2017/05/17 10:50:44 聯合報 撰文/孔繁芸

我在一個很難捕到魚的小漁村長大,貧窮讓我自小備受汙辱、無地自容,開始蹺課、打老師、吸毒,成為人見人怕的黑社會兄弟……

許多年輕人接觸毒品,大多是一步步被毒蟲釣上鉤,先是紅中、白板或這幾年常見的K菸(...
許多年輕人接觸毒品,大多是一步步被毒蟲釣上鉤,先是紅中、白板或這幾年常見的K菸(混合K他命的香菸)等三級毒品,因為價錢不貴,青少年取得容易,再加上旁邊的人慫恿時再三保證:「放心,絕對不會上癮。」或是說:「就算上癮也很容易戒。」 圖/王嗚咪

口述/張進益

許多年輕人接觸毒品,大多是一步步被毒蟲釣上鉤,先是紅中、白板或這幾年常見的K菸(混合K他命的香菸)等三級毒品,因為價錢不貴,青少年取得容易,再加上旁邊的人慫恿時再三保證:「放心,絕對不會上癮。」或是說:「就算上癮也很容易戒。」因此,遇到難以抵擋誘惑時,我們總會自我安慰:「反正不會上癮,吸這一次就好。」

然而,就我個人和我所認識的吸毒者的經驗而言,必須強烈提醒:吸毒絕對會上癮,而且一旦上癮,絕對難戒!

從吸毒到販毒

那一天,我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心情很低落。剛好哥哥有事外出,一個藥頭建議我來一口安公子,說是可以解千愁,而且一再向我保證不會上癮。我實在受不了誘惑,認為姑且一試,不會上癮。

就在我正嗨的時候,哥哥剛好回來,看見我不大對勁,知道我吸了安仔,氣得大罵我和那個藥頭,罵我不該去碰那種東西。糟的是,第二天要幫老闆去一家公司收帳,需要好好睡。可是吸都吸了,能怎麼辦?

哥哥的解決方式更出人意料,他幫我打了一針海洛因,目的是要讓我可以入睡。那一針扎下去,一陣天旋地轉,我吐得一塌糊塗,但吐完後真的就睡著了。

毒品這東西很奇怪,藥性剛發作時非常不舒服,接下來卻會讓人精神百倍。由於這種經驗,之後再遇到挫折時,人就不由自主地繼續依賴毒品,儘管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從頭到尾沒有獲得解決。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可想而知。我不只販毒也開始吸毒,而且因為哥哥就是藥頭,我不愁沒有貨源,吸得比任何人都厲害。更要命的是,我一開始吸毒就被下猛藥,而對我下猛藥的,正是一再對我耳提面命別沾毒的哥哥。

大部分人吸食海洛因是用吃的或用鼻子吸,隨著毒癮愈來愈深,用吃的或吸的都不過癮、不夠快的時候,才會改用針筒注射。而我第一次吸食海洛因就被哥哥用注射的方式,也就是俗稱的「走水路」,最猛的那一種。以當時完全沒有吸過海洛因的經驗,

這種作法其實很可能會要了我的命。

一步錯,步步錯

當毒癮日深,我和哥哥看到彼此的慘況,會一邊不斷告訴對方要戒毒,一邊不斷給自己劑量,非常矛盾。有時毒癮發作了,還會不計任何代價地亂打一通。

一開始,我們很講究,按照規矩準備美娜水和消毒玻璃針筒,但毒癮發作、急著打的時候,連自來水都可以拿來用。記得有一次在酒店裡,我和哥哥的毒癮都犯了,當時既沒有美納水,連杯白開水也沒有。情急之下,哥哥就用裝著粉末的針筒,從他自己的鼠蹊部倒抽血液出來,讓血液和粉末混合了再打回身體。

我看他的打法非常害怕,不敢嘗試,繼續找可代替水的東西。最後找到了一瓶汽水,用汽水摻著白粉打進身體裡--這根本就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但那時我們什麼都不懂,只知道過癮就好。第一針毒品打下去,哥哥和我踏入無底的深淵,應驗俗話說的「一步錯,步步錯」。

我吸毒後,哥哥不再提起要栽培我繼續念書的事,我想,他大概是覺得這個弟弟已經徹底完蛋,而放棄了我

吧?雖然之後兩人還是經常互相提醒:「要戒!要戒!真的要戒!」可始終辦不到。

我從自己、哥哥和幾個好兄弟身上得到的經驗是,毒品有一個共同特性:在人防備薄弱的時候找上門,例如考試成績不好時、被父母或師長責備時或感情遇挫折時,這些都是毒品乘隙而入的最佳時機。

我的體驗是,所謂的「上癮」是心理層次大於生理層次的問題;吸食毒品會帶給人脫離現實的快樂,進而產生倚賴。因此,只要上了癮,心理的戒斷難度遠大於生理的戒斷;換句話說,心裡的渴藥性是吸毒者最難克服的問題。

過去長期注射海洛因的結果,使我產生了幻聽、幻覺,而今我戒斷將近二十年,皮膚潰爛雖然癒合,但手臂的血管依然下沉,肌肉硬化。一年多前,我因為結石緊急送醫開刀,血管下沉的結果,令護士根本找不到可以做靜脈注射的地方。不過,這樣的影響還算是輕的,我可以說是極少數的幸運者,內心已十分感恩。

●摘自遠流出版《下流青春:走過上癮地獄的大改人生》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說明書大補帖】不得已說明書

2017/11/18

【生活進行式】老是這樣

2017/11/18

【青春名人堂】阿潑/阿爹

2017/11/17

金玉涼言

2017/11/17

繽紛/【青春名人堂】須文蔚/樂媽咪有個免費又與時俱進的人資部門

2017/11/16

繽紛/【記憶藏寶圖】藺草帽的編織童工

2017/11/16

繽紛/一句好話

2017/11/16

【自說自畫】那些喜歡女子偶像團體的客人們

2017/11/15

【青春名人堂】佐渡守/鳥兒吃剩才給人吃的醜水果店

2017/11/15

度過創作小低潮

2017/11/15

金玉涼言

2017/11/15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慢一點,還是會到

2017/11/14

安步當車

2017/11/14

一句好話

2017/11/14

【青春名人堂】睫毛/輕鬆運動

2017/11/13

金玉涼言

2017/11/13

Subamaru/追星的年紀

2017/11/12

張以昕/深山中的瑜伽修道院

2017/11/12

【青春名人堂】宗教命

2017/11/11

【生活超解答】呼,幸好是乾的

2017/11/11

【說明大補帖】人生說明書

2017/11/11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當移民移工成為劇場創作主題時

2017/11/10

山壁上的長鬃山羊

2017/11/10

金玉涼言

2017/11/10

【自說自畫】我變猩猩的那一晚

2017/11/09

【青春名人堂】小熊老師/某些垃圾 不宜丟棄

2017/11/09

一句好話

2017/11/09

【世界在我腳下】訪藝術家小鎮 法德摩薩

2017/11/08

金玉涼言

2017/11/08

【日本物件好好玩】白目自上鉤的豪手經驗

2017/11/07

【青春名人堂】林華勁/創作的各種態樣

2017/11/07

一句好話

2017/11/07

【青春名人堂】馬克/無靠不成雙 一句話惹火老婆

2017/11/06

一封難寫的信

2017/11/06

金玉涼言

2017/11/06

【圖個簡單】十二星座日常三件事

2017/11/05

大地/少男情懷也是詩

2017/11/05

【說明書大補帖】緩頰說明書

2017/11/04

【記憶藏寶圖】那些年,我遇過的桌子

2017/11/04

【青春名人堂】阿潑/菲律賓語

2017/11/03

熱門文章

【記憶藏寶圖】我的怪咖學生

2017/11/17

【生活進行式】不好意思,我把病人弄哭了

2017/11/14

【自說自畫】那些喜歡女子偶像團體的客人們

2017/11/15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慢一點,還是會到

2017/11/14

張以昕/深山中的瑜伽修道院

2017/11/12

【記憶藏寶圖】回不去的故鄉

2017/11/10

【動物上好戲】動物與阿拉伯人

2017/11/13

【青春名人堂】佐渡守/鳥兒吃剩才給人吃的醜水果店

2017/11/15

【生活超解答】呼,幸好是乾的

2017/11/11

繽紛/【青春名人堂】須文蔚/樂媽咪有個免費又與時俱進的人資部門

2017/11/16

繽紛/【記憶藏寶圖】藺草帽的編織童工

2017/11/16

【青春名人堂】宗教命

2017/11/11

安步當車

2017/11/14

【字找樂子】人生如流水

2017/11/12

度過創作小低潮

2017/11/15

Subamaru/追星的年紀

2017/11/12

【圖個簡單】十二星座日常三件事

2017/11/05

【青春名人堂】上海的三位女朋友

2017/11/18

【生活進行式】老是這樣

2017/11/18

【這是常識嗎?】九張估價單

2017/11/09

【青春名人堂】阿潑/阿爹

2017/11/17

【青春名人堂】睫毛/輕鬆運動

2017/11/13

繽紛/11月話題:這是常識嗎?-倒頭栽,比較好

2017/11/16

繽紛/一句好話

2017/11/16

【這是常識嗎?】開盒裝飲料的正確方法

2017/11/14

【青春名人堂】葉子/命懸一線的街貓

2017/11/08

【這是常識嗎?】眼鏡布的功用

2017/11/06

金玉涼言

2017/11/15

金玉涼言

2017/11/17

有一點遺憾的時刻

2017/11/03

金玉涼言

2017/11/13

一句好話

2017/11/14

【這是常識嗎?】急診執勤,鳳梨止步

2017/11/10

【這是常識嗎?】訂書機的小屁屁

2017/11/08

一封難寫的信

2017/11/06

【青春名人堂】南京嘗鮮

2017/11/04

【青春名人堂】阿蘇卡/當移民移工成為劇場創作主題時

2017/11/10

【這是常識嗎?】我準時赴約了!

2017/11/01

【唯有愛,無障礙】友善店家與全盲實習生

2017/11/06

【這是常識嗎?】絕望的脆瓜

2017/11/0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