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聯晚副刊/戀愛保健術

2017/12/02 06:00:44 聯合晚報 顏訥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如果陰道會說話……

燈光下。

場景是現代化的嶄新診間。一白袍中年鬍男急急拉開布簾,整張臉往裡探。忽然愣住,想起什麼似的,又退回布簾外,大喊:「淑美!」十秒鐘後,一白衣婦人面無表情走進布簾內。中年男子隨後粗魯地扯開布簾,大步跨進來,兩人湊在光溜溜的大腿旁交頭接耳。

淑美:腿張開。

白袍鬍男:請把腿張開!

淑美:小姐,不好意思,大腿不要夾那麼緊。放鬆再放鬆!

白袍鬍男:唉,你怎麼都聽不懂呢?好,那我直接進來了。

燈暗,聚光燈亮,主角躺在診療椅上,兩手互相搓揉,看起來很緊張。

不知道是這幾個月的第幾次了,我躺在這裡,盡可能把腿敞到最廣的角度。兩腿間,一道本來抿得緊緊的嘴巴就微微咧開笑著。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嘴巴鬆開大喊。就像推開木門掀開布簾,看到立在料理台後的日本料理店老闆,精氣神充滿,好像並不害怕與團團圍在腿邊的目光對視。

我不知道陰道如果會說話,她是不是真能勇者無懼。可我其實怕死了,怕到就算練習了無數次,一躺上去,勉力張開腿,那緊繃程度,也像是髖骨焊死,一轉動就嘰嘰嘎嘎走了音,總是不能一次唱到位。

最初幾次,醫生還得拽住我的膝蓋,唰一聲,奮力掰開,簡直像幫牛接生,手腳齊上。

人說使盡九牛二虎之力是太俗常的用語,寫作的時候如果要拿它來形容一種艱困的人生風景,都還得再三思量:「難道沒有更創新的說法了嗎?」不過,頭幾次看婦產科的不堪,躺在那冰冷的診療椅上,空穴來風的時候,也確實只想得出這種陳詞套語來重建創傷場景。醫生埋著頭費他的九牛之力往深處探勘,而我心底不可抑制的恥感則虎虎生風,一隻沒有耳朵一隻沒有尾巴,就像哪裡破損了壞掉了,只能輕輕唱兒歌來嘲弄自己:「真奇怪啊真奇怪。」

所有放進來的,都要接納

那麼真正使我害怕的是什麼呢?來了這麼多次,幾乎每月一次報到,我當然知道進了診間該做什麼,程序其實都內建在身體裡了。褪下內褲,摺疊好塞進口袋,切記不要隨手放在旁邊的櫃子上,否則給人見了發黃的褲底那多尷尬。接著,把裙子麻花一樣扭往腰腹之際,側身坐上診療椅,以臀尖為圓心,一個掃堂腿旋風歸位,兩腿叉開,各自擱在躺椅旁的鐵架上,然後靜靜等待。執行上述步驟時,任何扭捏都是作態,對待疾病務必理性多於情緒,至少醫療科學是這樣教養我們的。所以,無論本來多情緒化,內心玻璃劇場演的一幕幕都是劃時代大悲劇;但只要進入素白的診間,看見鐵盤上方正規矩排在一起的器械,還是得告誡自己,穩住,維持病患的專業,表情最好有如躺在慈湖萬世千秋給人謁陵的蔣總統那般肅穆。

所以,我怕的是自己控制不住的真心,一個閃神,就叫出聲來。

啊啊啊啊,那裡不行!

婦產科診間是這樣的場所:嚴禁喧譁嬉鬧,嚴禁七情六慾,嚴禁用狀聲詞表述疼痛,焦慮,愉悅,收縮或者舒張。這般肅穆倒也不是明定的規矩,而是約定俗成的默契。否則,你想想,捂著嘴坐上家醫科的旋轉椅問診時,怎麼都不必掩藏自己這些時日體液橫流的悲情,最好當場從肺部深處咳一個慘字,以竄出的鼻涕明志,讓眼前乾淨的醫生一起變髒。或者,同樣被放倒在診療椅上,場景換成復健科,鄰床牽引脊柱的叔嬸們總不吝嗇交換病況,唉我腰背痠啊心裡苦啊脖子僵啊,佐以各種淺斟低唱的呻吟。復健師溫柔笑著翻轉拗摺他們的身體,好像知道那一聲聲,說的其實全都是寂寞。

一個人躺在潔白的婦產科診間,兩腿掛在支架上,我經常害怕,偶爾也會疼痛。想叫出聲來,想喊輕點不要那裡,可是不要就是要,所有希望醫生感同身受的呻吟都不合時宜,還可能不小心把痛演繹成爽。眼神微微往下望,總是那塊布橫在腰間,楚河漢界,下半身沒有話語權。「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她喊,歡迎光臨!身為一個容器,所有放進來的,都要接納。

寫濕了一條內褲

頭頂白燈敞亮。

白袍中年鬍男坐在椅子上,手持銀亮鴨嘴器,迅速刺入主角兩腿之間的孔洞。撐開鴨嘴,呱呱呱,旋即以棉花棒戳入,喇一喇,採樣完成。白袍中年鬍男眉頭一皺,發現案情,實在,太過單純,表情立刻收整起來,慎重其事宣布。

白袍鬍男:你發霉了。

主角:發霉?難道是過了最佳賞味期限了嗎?(呵呵呵呵乾笑)

白袍鬍男與淑美沒有笑。

白袍鬍男:這沒什麼,在台灣很常見,就是太濕了。

主角:太濕……

白袍鬍男:對。冒昧請問,你是做什麼的?

主角:我……寫作……(聲音漸小)

燈光暗,聚光燈亮。主角獨白。

小腿掛在診療椅前方豎起來的鐵架上,等待醫生走進來洗手做羹湯的期間,經常百無聊賴,適合多作他想。為什麼老是癢進深處無怨尤呢?搬上台北以後,夏日裡,把自己埋在頂樓加蓋小套房寫作。鐵皮罩頂,攝氏四十度,我是剛出爐的小籠湯包,火候恰到好處的時候,寫濕了一條內褲,就乾脆脫了甩開,裸身窟在房東給的布椅子上,慢慢地蒸,蒸出一地湯汁。

是那時候就發霉了嗎?

害怕的時候,我總喜歡笑

也不是沒聽過寫作的職業傷害,得交付身體向寫作之神去換。於是村上春樹他日日跑步,鍛鍊身體,維持撐起長篇小說的核心肌群。有人寫到頸椎長骨刺,有人寫到椎間盤突出,有人寫到近視又乾眼,有人寫到自律神經失調。多寫一個字就是耗掉自己一點,關於寫作,更多是犧牲作家的幸福快樂,這些詛咒我都聽過,可為了寫得更靠近神一些,鰥寡孤獨有什麼?都拿去吧,也有人這樣發願。況且,傷了腰椎毀了視力,往往還能是成為大藝術家的履歷。遺失聽力的貝多芬,獻出新作「第九號交響曲」後,全場歡聲雷動,他只是低著頭背對觀眾,久久未發現整個世界都已經轉向他。於是,這傳奇的一幕可以永遠地被剪裁下來,在文字裡,在影像裡,一遍又一遍地回放。

啊,此刻又搔癢了起來,謹慎地扭動了一下屁股。沒人告訴我,如果用發霉的陰道去交易,這無法與人分享的病,能替我換回什麼呢?嘻嘻嘻,好像還可以聽見腿間唇縫噓逼出的笑聲,那種缺牙漏風了還勉強作態的笑。尷尬的時候,害怕的時候,我總喜歡笑。與痛苦相較,快樂通常是一種看起來淺薄,引不起人深究考掘的情緒,而刻痕最深的傷痛,於他人而言卻又經常只能逼近,無法抵達。所以,如果看見地獄的話便自己去吧,如果要被鬼追,何苦拖人下水。

套上褲子吧!好像聽到淑美開口。一個人立在布簾內,握著內褲,怎麼那麼想笑呢,於是笑出聲來,哈哈哈,竟然像一片吐司一樣發霉了,哈哈哈的跨出診間,到隔壁藥局領藥,藥劑師彷彿已經認得我,攀談幾句。那時候,在陌生的城市裡,我才突然感到好多好多的寂寞。

男生就算得了,也不會有感覺

時間:一年後。

場景:狹小老舊的診間。

燈亮。戴眼鏡、穿白袍奶奶正坐在主角腿間,緩緩推入鴨嘴器,撐開前,溫柔告訴主角,要撐開了喔,輕輕安慰她,主角才慢慢放鬆下來。用棉棒採樣分泌物後,擱在玻片上,白袍奶奶拉開布簾離開,把眼睛靠上顯微鏡仔細觀看。

主角:不好意思,應該是又發霉了。這半年反覆發作,吃了藥啊保健食品啊,也總是沒辦法全好。

白袍奶奶靜靜透過顯微鏡看玻片,調整了一會,才終於轉頭望向主角。

白袍奶奶:有另一半嗎?

主角:我寫作。啊……剛剛是問另一半嗎?那個,最近有了。

主角低下頭,回答的有點尷尬。

白袍奶奶:這是滴蟲害的。請你另一半也趕快去檢查,否則就算治好了你,過半個月又會回來找我了。

主角:滴蟲是不是坐久了太悶熱,才會感染的病啊?

白袍奶奶:怎麼說呢,算是接觸性感染吧。這是一種,男生就算得了,也不會有感覺的病。很不公平對吧?其實很多婦女病都是這樣的。

燈光暗,聚光燈亮。主角站在街角,準備往遠方巷底的藥局領藥,又彷彿想起了什麼,定定站著。

原來,一直以來都錯怪了寫作嗎?曾以為就算壯烈犧牲了也難以對誰開口,那麼孤獨的病徵,竟然是與人共享而來的。一個人的悲傷是黴菌,兩個人的寂寞是滴蟲;僅女性有感的這種病啊,雖然因親密而獲得,總得先相濡以沫,但那些疼痛,燒灼,與難耐的搔癢,仍舊只能描述,無法分享。因為細細去描述而同情共感,是寫作的騙術。如果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那麼關於努力著互為主體的愛的種種,也不過是顯微鏡下的,一滴分泌物。

想著夏日裡一個人在頂加寫作的時日,想著秋日裡在頂加試著把愛人放入寫作的時日。那當然也包括,多希望誰把誰寫壞了就能殺人,但在真實的爭吵中永遠只能敗陣下來的時日。其實更多時候,僅僅是寫不出刻痕太深的傷,於是兩腿緊閉,大笑大叫,就怕袒露了自己。

離開前,我又折返診間,實在不想復發,苦苦向醫生問來了保養之道。我該多吃蔬菜?早早睡覺?放棄寫作?還是汆燙內褲以便斬草除根?坐在大桌子後寫字的醫生,抬頭,露出了一個母親才有的表情,想了一想,意味深長的說:

「善待自己。好好生活。乾乾淨淨。我祝你幸福健康。」

燈暗。劇終。

【作者簡介】

顏訥,住在城市裡的鄉下人。清華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生,研究香港、台灣文學傳播與唐宋詞的性別文化空間。替副刊、雜誌、UDN鳴人堂與BIOS Monthly專欄寫東西,得過全國學生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著有散文集《幽魂訥訥》。

劇場復健婦產科村上春樹保健食品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追思李永平 鄭麗君頒褒揚令

2017/12/11

星雲人文世界論壇 新聞、文學引領 展現文明力量

2017/12/11

無障礙閱讀推廣 國臺圖不遺餘力

2017/12/07

讀盡風月慾望背後的人性百態,《新金瓶梅》讀小說獨家連載中!

2017/12/04

熊讚快閃國立臺灣圖書館 邀請大家一起來讀冊

2017/12/02

聯晚副刊/戀愛保健術

2017/12/02

聯晚副刊/男護士

2017/12/02

為何世界在變輕 12月號讀者解謎

2017/12/01

閱讀,是不止息的歷史長河 臺灣商務印書館再寫出版不朽

2017/12/01

閱讀‧悅讀‧越讀 國立臺灣圖書館帶你「登百閱」

2017/11/30

「玉米掌控國家」 看《讀者》解謎

2017/11/29

讀書吧/奇異文學智慧之血

2017/11/26

讀書吧/為何中國潰而不崩

2017/11/19

紙電共生整合銷售 讓「第二次購買」更方便實惠

2017/11/15

讀書吧/未來人類 樣貌你決定

2017/11/12

鼓勵文學新秀 簡媜:台灣很小,請你們把它變大

2017/11/12

聽牙醫的話

2017/11/11

公車

2017/11/11

書市大數據/電子書走弱 「紙本開始逆襲了」

2017/11/06

讀書吧/寄生之廟看盡百態

2017/11/05

讀者11月號 古往今來的情

2017/10/31

梵谷高更純情故事 盡在「讀者」

2017/10/31

「最會說故事的醫生」蘇上豪 全新創作 「讀小說」獨家連載中

2017/10/30

當年殺童日本少年 今靠回憶錄狂賺2000萬日元

2017/10/30

讀書吧/從A排到F的字母會

2017/10/29

彩虹海芋

2017/10/28

2017年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 公布入圍名單

2017/10/26

北市高中職閱讀挑戰賽 10月27日一決勝負

2017/10/26

讀書吧/下流時代幸福老人

2017/10/22

模仿貓

2017/10/21

帥哥

2017/10/21

讀書吧/在田中央 與建築同歡

2017/10/15

寧靜 緩慢的生活

2017/10/14

空白

2017/10/14

讀書吧/小西巷 回不去的風雲

2017/10/08

我需要伴 他們需要眼睛

2017/10/07

孩子

2017/10/07

獨角獸、愛神帶水母...你想像不到的27種真實幻獸

2017/10/06

10月讀者 生離死別盼逢春

2017/10/02

讀書吧/真實的幻獸 不只是神話

2017/10/01

熱門文章

奇美借名琴 大提琴女神試拉445歲名琴

2017/12/09

無障礙閱讀推廣 國臺圖不遺餘力

2017/12/07

閱讀,是不止息的歷史長河 臺灣商務印書館再寫出版不朽

2017/12/01

大提琴女神 來台借名琴

2017/12/01

收藏雲門攝影書 一本12萬元

2017/12/09

讀盡風月慾望背後的人性百態,《新金瓶梅》讀小說獨家連載中!

2017/12/04

聯晚副刊/男護士

2017/12/02

林百里精選 9.5公斤「收藏雲門」限量500套

2017/12/09

讀書吧/為何中國潰而不崩

2017/11/19

追思李永平 鄭麗君頒褒揚令

2017/12/11

聯晚副刊/戀愛保健術

2017/12/02

劇作家沈琬婷 絢爛編織《吉卜拉》

2017/12/11

經典照片多 明年線上拍賣

2017/12/09

星雲人文世界論壇 新聞、文學引領 展現文明力量

2017/12/11

一場光怪陸離的藝術 王文儀:創造力決定文化力

2017/12/03

有藝思/葛蘭姆經典舞碼 李清照老劇新編

2017/12/10

原民歌手:土地沒了 故事也沒了

2017/12/09

看奇美《羅丹雕塑》

2017/12/03

有藝思/聽廖瓊枝《凍水牡丹》

2017/12/03

國際華人紀錄片月 「府中15」看見33種感動

2017/11/16

45年首席資歷 領銜愛樂金環

2017/12/12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首次搬來台

2017/11/30

愛因斯坦特展真跡首度登台 互動裝置鮮體驗

2017/12/08

看不清 沒關係 文化部帶你「聽」電影

2017/12/09

美傳奇舞團 再現失傳「狂喜」

2017/12/13

閱讀‧悅讀‧越讀 國立臺灣圖書館帶你「登百閱」

2017/11/30

熊讚快閃國立臺灣圖書館 邀請大家一起來讀冊

2017/12/02

黃翊與庫卡2017特別版 新北演出

2017/12/09

你能買賣大地的風嗎?原住民族的地景藝術不一樣

2017/12/03

失傳逾80年 瑪莎葛蘭姆「狂喜再現」

2017/11/28

大提琴女神12.9演奏 增開貴賓包廂

2017/11/23

美傳奇舞團 首席簡珮如舞失傳「狂喜」

2017/12/07

國家文藝獎得主公布 建築師黃聲遠入列

2017/12/06

第90齣舞作首演前夕 林懷民宣布2019退休

2017/11/23

為何世界在變輕 12月號讀者解謎

2017/12/01

紙電共生整合銷售 讓「第二次購買」更方便實惠

2017/11/15

有藝思/雲門舞集關於島嶼

2017/11/26

大提琴女神獨奏 加碼席位別錯過

2017/11/17

維也納金環愛樂/單簧管首席 傳承自父祖

2017/12/06

70歲生日 林懷民:我不會離開舞台

2017/11/2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