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譯者之聲】尉遲秀/大師的「手諭」

2017/07/25 19:17:01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讀‧書‧人 專欄/尉遲秀】

小說《無知》(L’Ignorance)的法文打字稿一直在我的書架上,儘管只是一份碳粉逐漸磨耗的影印本,但因手稿上有幾頁的上緣、側邊或下緣留有作者的「手諭」,我始終以墨寶待之。在昆德拉對譯者的諸多細心提點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關於「重複」的這一節,我逐字謄寫翻譯如下:

「有些字會重複出現;這是刻意的!請不要用同義字去替換;我把這些重複的字都圈出來了。」

「重複之必要在於1.語義方面(這個詞有一種概念的特質)或2.旋律方面。」

小說《無知》(L’Ignorance)的法文打字稿。圖/尉遲秀提供
小說《無知》(L’Ignorance)的法文打字稿。圖/尉遲秀提供

這兩頁演出的是一九六九年移居法國的捷克人伊蓮娜面對一九八九年天鵝絨革命之後(共黨下台)的心理掙扎。大師不厭其煩畫圈註記的是retour一詞,意為「返回」、「回復」⋯⋯。基於頁邊的諄諄叮囑(「有一種概念的特質」),我選用了「回歸」。

雖說放在一般口語裡,「回歸」不免生硬──希爾薇傾身過去,握住伊蓮娜的手:「這將是你偉大的回歸。」她又說了一次:「你偉大的回歸。」──但是如此反覆數次,在這頁結束之前,「回歸」確已迴盪出某種異樣的回音,也順勢扣合了下一節即將展開的對於「回歸」的詞源分析。

回頭來看法文原稿。retour作為一個常用字,若非這般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出現,而以同義字代之,作者要強調的概念特質恐怕會默默淹沒在泛泛的日常語詞裡。

簡單做個對比:法文retour是常用字,華文「回歸」則是具有抽象意涵,字義密度較高的詞彙;法文反覆出現的retour宛如一聲又一聲的輕響,華文翻譯的「回歸」則是一步到位,先來一記稍強的聲響,接著是一記又一記的回音。

如此對比其實不盡精確,因為法國人對於同一字詞的重複出現幾乎是厭惡的,同義字的運用因而相當頻繁,所以必須修正如下:第一次retour是一聲輕響,到了第二次、第三次,同樣的輕響會開始惹人嫌,因而產生漸強的相對效果。

嚴格說來,法文原稿的一連串retour是漸強的日常聲響,終於迴盪成一記帶有概念意義的聲響;華文翻譯的「回歸」則是直接發出一記帶有概念性質的聲響,其後是反覆的回音。

效果不是百分百相當,但是勉勉強強可以向大師交差了。

皇冠出版新版《無知》書影。
皇冠出版新版《無知》書影。
另一則值得一提的「手諭」恰恰出現在下一頁,昆德拉藉由嵌在「鄉愁」裡的「回歸」字首,從希臘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一直到英文、荷蘭文、德文、冰島文、捷克文⋯⋯當然還有法文,洋洋灑灑做了一整頁的詞源分析。大師在打字稿下緣的手寫註記是:

「這段或可依華文觀點稍作修改;我可以和您一起討論,我的譯者!我覺得,譬如,關於德文的這個片段,對華人來說,是不必要的。」

大師還貼心地把關於德文詞源分析的九行打字稿標註起來,一條斜線槓掉,於頁邊再次註記:「或可刪除」

後來,我沒和大師討論就擅自做了決定,理由很簡單,這個片段譯成華文讀來依舊有趣,實在毋需刪除。

「一個作者竭盡心力盯著自己小說的譯本,追趕著不可數計的字詞,那就像牧羊人追著一群野羊;這畫面對他自己來說是可悲,對其他人來說是可笑。」

這是昆德拉在一九八〇年代面對自己早期作品在翻譯時遭遇刪節、重組的命運時發出的歎喟。歎息當然解決不了問題,實情是他終於忍無可忍,在一九八五至一九八七年間,乾脆親下凡塵,自己動手審定出一套法文定本,規定出版社若非由捷克文原本翻譯,就得由法文定本翻譯,避免各國出版社無處尋覓捷克文譯者而各顯神通,衍生出各自悲慘的譯本。或許,因為這段創傷經驗的痛苦與療癒,昆德拉開始親切地提點他的譯者。

皇冠《小說的藝術》書影。
皇冠《小說的藝術》書影。
印象中,每回得到大師親炙,我都興奮莫名。但是打開《小說的藝術》第六部〈七十三個詞〉,卻見自己在譯注裡表明「作者為譯本刪去十個詞,因為這些文字牽涉到法文字詞的詞源分析⋯⋯」,內文也確實只留下六十三個詞,但是章節標題還是硬生生地印著「七十三」!往事如煙,人生海海,心事誰人知,連我自己也忘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能猜想,是這位譯者一心想要乖乖奉行「手諭」,卻又對那被大師刪去的十個法文詞條依依不捨,搞得腦筋彆扭了吧。

註:本段可參見「尉遲秀/宿命論者──雅克和他的譯者」一文。


作家簡介

尉遲秀

以翻譯為正業,從上世紀末工讀至今。

不務正業時,做過報社文化版記者、出版社主編、輔大譯研所講師、政府駐外人員。

譯作以小說為主,兼及童書、繪本、漫畫、詩集、酒書⋯⋯,近年開始涉足人文科學領域。


延伸閱讀

【譯者之聲】尉遲秀/宿命論者──雅克和他的譯者
【譯者之聲】尉遲秀/第一宗錯
【譯者之聲】尉遲秀/因為「媚俗」, 我們「忌屎」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譯者之聲】尉遲秀/大師的「手諭」

2017/07/25

【譯者之聲】尉遲秀/第一宗錯

2017/05/23

【譯者之聲】尉遲秀/因為「媚俗」, 我們「忌屎」

2017/03/29

【譯者之聲】尉遲秀/宿命論者──雅克和他的譯者

2017/03/20

熱門文章

曹銘宗──能高山:隱藏的客家地名?

2017/10/16

曹銘宗──新解「台灣」與「福爾摩沙」之名由來

2017/09/19

朱玉昌──恐怖大師史蒂芬‧金身兼教

2017/09/2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