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今日的麥加是自身歷史以悲劇重演的縮影。

2017/12/28 19:55:56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這個城市不斷按照統治者的財富和帝國光環形象改造,是最新主人的玩物─目前不巧是缺乏美學敏感度的主人,因此赤裸裸追求權力和財富驅使的過度消費本質曝露無遺,完全不留顏面。

文/佶亞伍丁‧薩爾達爾(Ziauddin Sardar) 譯/高平唐

二○一○年九月某天早上,我聽見麥加召喚。當時我一如平時,邊喝咖啡邊讀《衛報》(Guardian)。我翻頁時,看到一則全版廣告。「宇宙神聖中心只有咫尺之遙」,大幅聖寺照片下方的廣告詞這麼說。「在麥加尋找房子,第一個考慮的是距離聖寺多近」,廣告詞說。廣告賣的房子是麥加費爾蒙酒店艾瑪爾公寓(Emaar Residences at the Fairmont Makkah)。

這些公寓位於皇家麥加鐘塔大樓(Royal Makkah Clock Tower)裡,這棟大樓高一千九百七十二英尺,是僅次於杜拜哈里發塔(Burj Khalifa)的世界第二高樓。大樓是包含數棟摩天樓的龐大開發案之一;開發案除了大樓,還有專賣奢侈品的購物中心、專門服務富豪的七星級飯店。正如廣告照片清楚顯示,鐘塔大樓讓卡巴相形見絀,與聖寺比起來高高在上。聖寺上方的天際線不再是周圍山丘的起伏線條。聖寺被醜陋的無情矩型鋼筋水泥建築包圍,這些建築用龐大的石油收入興建,反映沙烏地對麥加的願景。它們看起來宛如任何美國中部城市的辦公大樓。報紙上的廣告不是要你住在聖寺「咫尺之遙」,而是要你住在可以居高臨下看聖寺的地點。

廣告沒說的是,這整個突兀的大都會蓋在美麗無比、歷史悠久的房屋和文化資產地點舊址上。據估計,麥加九五%的千年古蹟遭到拆除,包括四百多棟具有文化與歷史意義的建築,以興建這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光鮮亮麗建築。推土機半夜開抵,摧毀歐斯曼時期的連棟透天民宅。皇家麥加鐘塔大樓所在的開發案原址是阿亞堡(al-Ayad fort),這座堡壘建於一七八一年,已經失去保護麥加免於入侵的作用。在大清寺園區另一端,先知穆罕默德第一任妻子哈蒂嘉的住屋變成一排公廁。皇家麥加鐘塔大樓不是唯一高度凌駕聖寺的高樓。萊佛士麥加宮殿(Raffles Makkah Palace),一家二十四小時提供管家服務的豪華飯店也是如此。還有麥加希爾頓(Makkah Hilton),它蓋在先知最密切門徒、第一任哈里發阿布.巴克爾的故居上。這些大樓和洲際麥加飯店(Intercontinental Mecca)爭奪天際線優勢。此外,還有眾多五星級飯店和混合式住辦大樓。接下來十年,將有一百三十棟摩天樓陸續出現,俯視聖寺。

書名:《麥加,伊斯蘭千年聖城:文明的崛起與變調,穆斯林最深沉的傾訴》作者:佶...
書名:《麥加,伊斯蘭千年聖城:文明的崛起與變調,穆斯林最深沉的傾訴》
作者:佶亞伍丁‧薩爾達爾(Ziauddin Sardar)
譯者:高平唐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29日

當局擬大興土木進一步重新開發聖寺,以便容納五百萬名教友。似乎不在乎歷史的沙烏地正在拆除並重建聖寺歐斯曼時期的建築,那是聖寺殘存的最古老部分。聖寺內部美輪美奐,精緻的雕刻大理石柱,將會被八十公尺高的多樓層禮拜大廳取代;這些石柱由一五五三至一六二九年的歷任歐斯曼蘇丹─蘇雷曼、薩利姆一世、穆拉德三世、穆拉德四世─興建。以書法體刻上穆罕默德門徒姓名的石柱將拆除。其實,整座舊聖寺都會拆除。可追溯到伊斯蘭第二任哈里發歐瑪爾、犧牲性命重建卡巴的伊本.祖拜爾以及阿巴斯哈里發們的歷史,將會被超現代的甜甜圈狀建築物取代。新的賈馬拉橋將高達十二層樓,以便朝聖者能從更多不同樓層「擲石拒魔」。

先知穆罕默德出生的房子位於高聳的皇宮對面,被夷平似乎是遲早的事,可能變成停車場。沙烏地統治時期,它大部分時間被當成牛墟;漢志人努力爭取把它變成圖書館。可是,即便只是踏入圖書館,也顯然觸犯不可饒恕的罪,因此沒有人獲准進入。即使如此,一再要求拆除這棟房子的激進教士仍無法容忍它。他們也看光明山不順眼;山上有個希拉洞,是先知當初冥想自省、第一次獲得啟示的地點。

讓我特別困惑的是,願意站出來公開批評沙烏地政府官方政策的人少之又少。土耳其和沙烏地的死對頭伊朗曾表態反對抹除歷史,但大多數穆斯林國家太害怕沙烏地。他們的朝聖配額被刪減的疑慮真實存在─一如沙烏地一九八○年代末期拒絕發簽證給伊朗朝聖者。公開場合同意沙烏地作法的成年人私底下痛罵政府,雖然是穆斯林圈常態,但對局面無關痛癢。建築師,包括一些穆斯林建築師,非但未勸阻沙烏地,反而積極合作摧毀麥加。和平運動人士與考古學家在報紙和學術期刊表達疑慮,但人數龐大的穆斯林保持沉默。考古學家擔心,開放給他們的少數殘存古蹟將會封鎖。朝聖的信徒擔心,他們可能被禁止從事必須進行的朝聖儀式。麥加是伊斯蘭信徒「五功」之一的目的地,對於信徒而言,其他所有事都是其次。

今日的麥加是它自身歷史以悲劇重演的縮影。這個城市不斷按照統治者的財富和帝國光環形象改造,是最新主人的玩物─目前不巧是缺乏美學敏感度的主人,因此赤裸裸追求權力和財富驅使的過度消費本質曝露無遺,完全不留顏面。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麥加,伊斯蘭千年聖城:文明的崛起與變調,穆斯林最深沉的傾訴》

作者簡介

佶亞伍丁‧薩爾達爾 Ziauddin Sardar

生於巴基斯坦,在大倫敦的哈克尼自治市長大。身兼作家、廣播人、文化評論家,是首屈一指的穆斯林知識分子。撰有五十多本伊斯蘭和當代文化的著作,被《遠見》雜誌(Prospect)列為英國百大智者之一。目前擔任美國東西大學後常態政策與未來研究中心主任、《穆斯林評論》季刊共同總編輯、《未來學》月刊顧問、倫敦穆斯林研究所董事長。

譯者簡介

高平唐

報社資深編譯,電影公司影片和公關公司新聞摘要特約翻譯,譯有《緬甸:追求自由民主的反抗者》、《翁山蘇姬》、《希拉蕊回憶錄》、《歐尼斯光譜保健法讓你的基因變得更好》、《大熊市》、《巴菲特投資手冊》。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今日的麥加是自身歷史以悲劇重演的縮影。

2017/12/28

成為父親,不是容易的事 ──《索爾之子》

2017/10/12

高達:再見語言,走向語言

2017/10/02

愛上了威士忌,便能懂得威士忌挑戰味蕾與嗅覺的姿態。

2017/10/02

十年胭脂無顏色 ── 念張國榮與梅豔芳

2017/09/25

主流媒體哪裡錯了?看看「半島電視台」就知道

2017/05/17

一個日本女生的台灣血緣,與溫暖的東海岸記憶

2017/04/26

裡南方:1955年後消失在蘇澳南方的琉球人聚落

2017/03/31

「開車賣書」聽著自由:BOOK TRUCK 行動書店

2017/03/01

他改變了中國的命運:鄧小平的革命之路

2016/12/27

每天累到喝阿比,還能裝網充嗎?──田園詩人陶淵明

2016/12/27

熱門文章

用這種目光看著你,就意味著喜事上門了。

2017/12/28

今日的麥加是自身歷史以悲劇重演的縮影。

2017/12/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