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改變了中國的命運:鄧小平的革命之路

2016/12/27 17:10:11 聯合新聞網 經典.漫讀

自青年時期即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鄧小平,於1930年代成為毛澤東的重要副手,更在毛澤東去世後兩年成為中共的最高領導人。他捨棄毛澤東的社會主義經濟,力排眾議實行改革開放,自此徹底改變了中國的命運,也改變了全世界。

三十年後,他決定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路線,讓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及第一大製造國。同時,他對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處置確立了中國打壓民主運動並維持高壓統治的方針,而他對「一國兩制」的堅持決定了香港回歸後的命運及大陸對待兩岸關係的方向。1997年2月鄧小平過世後,他為中國指出的道路,至今仍是中共統御中國的最高原則。

書名:《鄧小平:革命人生》作者:亞歷山大‧潘佐夫, 梁思文譯者:吳潤璿
...
書名:《鄧小平:革命人生》
作者:亞歷山大‧潘佐夫, 梁思文
譯者:吳潤璿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6年8月3日
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九日,中南海造反派前去搜索鄧小平的居所。他們先把鄧小平和卓琳帶離家,因此夏媽媽和子女是他們暴行僅有的見證人。讓派遣他們前來之人大失所望的是,他們什麼也沒找到。鄧小平家中完全沒有保留工作有關的文件或紀錄。

就此結案嗎?肯定不會如此,這次失敗只是更激怒了造反派。他們在鄧小平家人所住的巷弄牆上貼滿著憤怒難平的大字報,要求打倒這名「黨內第二號走資當權派」。十天後,他們把鄧小平和卓琳拖到批鬥大會上,對他們嚴詞批評,甚至毒打一頓。造反派要求鄧小平在三天內完成一封認罪信,並禁止他們夫妻二人離開住家。不許任何人去探視他們,甚至包括子女在內。

換言之,鄧小平夫妻倆被軟禁在家。

鄧小平從批鬥大會返家之後憤恨異常,再度寫信給「偉大的舵手」。鄧小平肯定清楚造反派的攻擊是得到毛澤東許可。「領袖」對最近那屈辱般的解釋還不滿意?「我目前確實心中惶惶無主,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我十分懇切地希望能夠面向主席請教。我自覺這個請求是不一定恰當的,但我別無辦法,只能向主席傾吐我的心情。」

鄧小平情緒從來不曾如此低落過。

雖然毛澤東肯定收到這封信,但是他並未屈尊回覆。他人不在北京,也不會真的關心鄧小平的遭遇。當時在不同的紅衛兵團體和反紅衛兵組織間已爆發了「使用軍火」的內戰。

毛澤東玩弄鄧小平,就如同貓捉弄老鼠一般。毛澤東先給鄧小平希望,然後再作弄他。他不要弄死鄧小平,也無意開除他的黨籍。七月十六日,毛澤東甚至跟某個同僚脫口說出:「如果林彪身體不行了,我打算把鄧小平找回來,至少讓他當名政治局常委。」

此事之後,他不斷跟周恩來、張春橋、汪東興還有數名其他戰友表態,鄧小平和劉少奇並非是一個豆莢內的兩顆豆子。

不過,毛澤東需要鄧小平至少經歷第一層的地獄,如此一來鄧小平至死都會記得此事。鄧小平因為許多不同的「錯誤」和「固執」而遭受懲罰,日後才不會再自作聰明,並會像奴隸般服侍他這名「偉人」。毛澤東在原諒之前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必須讓鄧小平在好一段期間內吃點苦頭。

一九六七年八月一日,鄧小平忠心的秘書和警衛被調離。四天後,造反派再度衝進鄧小平的住所。

他們在大門口掛上一個長形紅色標語「第二號黨內走資派鄧小平批鬥大會」。用黑色寫上鄧小平的名字,其他的字都是白色。鄧小平的女兒毛毛回憶著:中南海的造反派……從屋裡把父母親押出來,由造反派團團圍在院子中間。一些造反派上前將父母的頭強行按下,讓他們彎腰、低頭認罪。一陣震耳欲聾的「打倒」口號聲後,造反派們氣勢洶洶連喊帶叫地批判了一通,然後便七嘴八舌亂糟糟地進行質問……一個……女造反派喊叫的聲音特別尖銳特別刺耳。母親的眼鏡讓造反派給拿掉了,她低著頭想看一下父親都看不清。父親耳聾,又彎著腰,根本聽不清那些吼叫,因此也無從回答。他剛剛辯解了幾句,話還未說完,便被粗暴地打斷。

鄧小平臉色死白地回到家中,立刻躺下。在那之後的幾天,鄧小平既不笑也一言不發,坐在躺椅上菸不離手。九月中,他寫下他的困境並寄給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汪東興把信呈給毛澤東,可是「偉大的舵手」禁止他回信給鄧小平。

鄧小平很快再次遭受重擊。來自高層的命令,鄧小平的子女和夏媽媽被逐出中南海,住在走路有半小時路程的某間小屋一樓的兩間屋內。鄧小平和卓琳身邊只有僕人和廚師。

鄧小平夫妻兩人在此近乎全面隔離的情況下過了兩年。他們無法去看自己的孩子,甚至也不能通信。對於子女,還有那些受鄧小平牽連而遭迫害的其他親戚的情形,他們一無所悉。鄧小平的弟弟鄧先治在貴州省的某縣任職,未能熬過迫害;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五日,鄧先治自殺。鄧小平他們也都不知道卓琳的哥哥浦承綱已經英年早逝於獄中。

可是他們不再受到暴力相向,甚至每個月收到相當可觀的月薪。鄧小平擔任最高階官員,每個月待遇是四百零四元人民幣;卓琳的部分是一百二十元。然而大多數勞工的最高收入僅僅略多於四十元。

上午時卓琳聽從中央委員會辦公室官員的囑咐,進行體力勞動打掃自家庭院。鄧小平會幫卓琳打掃,雖然沒人告訴他得勞動。其他時間他們不是讀書,就是靜靜坐在家中聽廣播不斷抽菸。卓琳也有菸癮。

「我抽菸,是因為想孩子們。」她說:「只要能見到他們,我馬上就不抽了。」

他們兩人過著悲慘的日子。

此時鄧小平在中央委員會和文革小組的死敵們─毛澤東的老婆江青、秘密情報頭子康生與國防部長林彪─都試圖說服毛主席立刻剪除這名前總書記。他們幾人當然不會在毛主席寬恕鄧小平之後,還跟他一起分享權力。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五日,他們與「偉大的舵手」會面,並尖銳地對鄧小平提出質疑。毛澤東重提他的舊怨:

劉[少奇〕、鄧[小平〕互相合作,「八大」決議[劉少奇的政治報告〕不通過大會主席團,也不徵求我的意見就通過了。剛通過,我就反對。六三年搞了個十條[〈後十條〉〕,才隔三個月,他們又開會搞後十條[〈後十條修正草案〉〕,也不徵求我的意見[毛澤東有所掩飾,實際上他早就讀過、修改並正式批准該文件〕,我也沒到會。鄧小平要[被〕批[評〕,請軍委準備一篇文章。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鄧小平:革命人生》

作者簡介

亞歷山大‧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市首都大學(Capital University)歷史學教授、愛德華與瑪麗‧凱薩琳‧吉賀德人文學講座(Edward and Mary Catherine Gerhold Chair in the Humanities)教授。潘佐夫生於莫斯科,畢業於莫斯科國立大學亞非學院(Moscow State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Asian and African Studies),獲俄羅斯科學院(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頒授博士學位。出版多項著作,包括《毛澤東:真實的故事》、《布爾什維克與中國革命,1919-1927》(The Bolsheviks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19-1927)。

梁思文(Steven I. Levine):美國蒙大拿大學(University of Montana)莫林‧曼斯菲爾德及邁克‧曼斯菲爾德中心高級研究員,哈佛大學博士。梁思文專攻現代中國政治及外交政策、美國─東亞關係,曾出版多本著作,其中包括《毛澤東:真實的故事》、與韓德 (Micheal H.Hunt)合著的《弧形帝國:美國在亞洲的戰爭,從菲律賓到越南》(Arc of Empire: America's Wars in Asia from the Philippines to Vietnam)。

經典.漫讀

瑣碎的日常,總讓人無暇關注細節。然而,閱讀作為一種沉澱的途徑,可以帶領讀者緩慢、逐步地感受當下意義的產生;曾經閱讀過的那些經典,將串聯起過去與現在,成為珍貴的記憶。此時此刻,不妨收起一週的煩擾,共同漫讀經典。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主流媒體哪裡錯了?看看「半島電視台」就知道

2017/05/17

一個日本女生的台灣血緣,與溫暖的東海岸記憶

2017/04/26

裡南方:1955年後消失在蘇澳南方的琉球人聚落

2017/03/31

「開車賣書」聽著自由:BOOK TRUCK 行動書店

2017/03/01

他改變了中國的命運:鄧小平的革命之路

2016/12/27

每天累到喝阿比,還能裝網充嗎?──田園詩人陶淵明

2016/12/27

熱門文章

主流媒體哪裡錯了?看看「半島電視台」就知道

2017/05/1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