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德意志意識型態 Ⅰ. 費爾巴哈原始手稿

2016/12/27 17:28:36 聯合新聞網 經典.漫讀

費爾巴哈

書名:《德意志意識型態 Ⅰ. 費爾巴哈原始手稿》作者: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
書名:《德意志意識型態 Ⅰ. 費爾巴哈原始手稿》
作者: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卡爾‧馬克思
譯者:孫善豪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6年6月20日
正如德國的意識型態家們 所宣告的,德國近幾年經歷了一場空前的變革。(以施特勞斯〔Strauß〕 為濫觴的)黑格爾體系的腐爛過程,發展成了一個世界性的騷動,而把所有「過去的力量」都給牽拖了進來。在這個普遍的混亂中,一些強大的王國建立了,以便又立刻傾覆;群雄一時並起,以便馬上又被更勇敢、更強悍的對手丟回到黑暗之中。這是一場革命,相形之下,法國大革命直如兒戲;這是一場世界鬥爭,在它面前,亞歷山大的繼承人(Diadochen)之間的鬥爭微不足道。原則與原則相互排擠、思想英雄們紛至沓來,其速度之快,前所未聞。在1842-45這三年之間,德國清掉的東西,比通常的(sonst)三個世紀還多。

所有這些,大概〔據說〕(soll…haben)都是在「純粹思想」中發生的。

但無論如何,這是一個有趣的事件:絕對精神的腐爛過程。當最後一點生命的火花熄滅後,這個殘渣(caput mortuum) 的各個組成部分就分解了,它們重新組合,形成了新的實體 。那些迄今一直以剝削絕對精神維生的「哲學工業家們」,現在都撲向了這些新的組合物 。每個人都竭盡所能地推銷他所分得的那一份。沒有競爭可不行。起初,這種競爭還相當循規蹈矩(bürgerlich und solide)。後來,當德國市場轉移了(überführt war) 、而即使再怎麼努力也無法使商品在世界市場上受到青睞的時候,勾當就按照德國慣常的方式而敗壞了(verdorben wurde)〔,其方式是〕:大量生產仿冒品 、降低品質、原料不實、偽造商標(Verfälschung der Etiquetten)、買空賣空、空頭支票以及毫無現實基礎的信用制度。競爭變成了殘酷的鬥爭,而這個鬥爭現在卻被吹噓(angespriesen)和構築成了一個「世界史 的」變革、一個產生了無比重大成果和成就的東西。

為了正確地評價這種「哲學的市場叫賣」(它甚至在正直的德國市民胸中喚起了一種舒暢的民族情感)、為了揭露F小家子氣(Kleinlichkeit)和地域狹隘性,尤其是為了揭露「這些英雄們的真正功績」和「對這些功績的幻想」之間令人哭笑不得的(tragikomischen)對比,所以,就必須從德國以外的立場,來好好看一下這整場喧囂吵嚷。

意識型態本身,尤其是德意志意識型態

在德國(Deutschland)所進行的 F批判,直到它最近的種種努力為止,都從沒有離開過哲學的基地(Boden)。這個批判不僅遠遠沒有研究過自己的哲學的「普遍-哲學的」前提,而且甚至:它的全部問題,都是在一個特定的哲學體系──黑格爾體系──的基地上才成長起來的。不僅是它的回答,而且連它所提出的問題本身,都有一個「神秘」在焉。儘管(obwohl)這些新的批判家們都斷言自己已經超出了黑格爾哲學,但是為什麼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曾經(哪怕只是試圖)對黑格爾體系進行全面的批判呢?理由就在於這種「對黑格爾的依賴」。他們與黑格爾之間的爭辯,以及他們相互之間的爭辯,都只侷限於:每個人都抓出了黑格爾體系的一個方面,而用它來反對整個體系,一如用它來反對別人所抓住的其他方面。起初抓出的,還是純粹的、未加偽造的黑格爾的範疇,如「實體」和「自我意識」,但是後來,卻用了一些較為世俗的名稱如「類」、「唯一者」、「人」 等等,來褻瀆這些範疇。

從施特勞斯到施蒂納(Stirner),他們從「現實的宗教」和「究竟意義的神學」出發。至於什麼是宗教意識、什麼是宗教想像,那要到後來才會各有其不同的規定(bestimmt)。其進步在於:即使(auch)那些據稱佔統治地位的形上的、政治的、法律的、道德的以及其他種種的想像(Vorstellungen),也(auch)都一律被納進宗教或神學想像的領域裡了;同樣:政治的、法律的、道德的意識,都被宣布為宗教的或神學的意識,而政治的、法律的、道德的人們,總而言之(in letzter Instanz),「定冠詞的(den)人」,則被宣布為宗教的。「宗教的宰制」成了預設。每一個宰制關係,都被一步一步地宣布為宗教的關係,並被轉化為崇拜(Kultus):對法的崇拜、對國家的崇拜等等。到處涉及的都只是「教義」和「對教義的信仰」。世界在愈來愈大的規模內被聖化了,直到最後可敬的聖瑪克斯(Sankt Max) 完全把它宣布為聖物,從而一勞永逸地把它葬送為止。

老年黑格爾派 只要把「一切東西」都還原成黑格爾的一個邏輯範疇,他們就理解了(begriffen)一切。青年黑格爾派 則批判了一切,其方法是:宣布「一切東西」都降屬於「宗教想像」之下,或者宣布「一切東西」都是「神學的東西」。「青年黑格爾派」完全同意「老年黑格爾派」所相信的:宗教的、概念的、普遍的東西,宰制著現存的世界。只不過,一派認為這種宰制是篡奪,因而大加撻伐,另一派則認為這種宰制是合法的,因而大加讚賞。

既然對這些青年黑格爾派來說,想像、思想、概念,總之,(被他們獨立出來的)意識的這些「產物」,是人們真正的桎梏,正如老年黑格爾派把它們說成是人類社會的真實紐帶一樣,那麼,當然,青年黑格爾派只要對抗這些「意識的幻想」就行了、而改變「佔統治地位的意識」就是他們所努力的目標。既然根據他們的幻想,人與人的關係、他們的所有作為、他們的桎梏和限制,都是他們意識的產物,所以青年黑格爾派就完全合乎邏輯地向人們提出道德的設準(Postulat),要用人的、批判的或利己的意識,來代替他們當前的意識,並由此而排除他們的限制。這種「改變意識」的要求,就產生了〔另一個〕要求:對現存的東西作另外的詮釋,亦即,藉由一個另外的詮釋來承認它。青年黑格爾派意識型態家們儘管滿口所謂「震撼世界的」 思想 詞句,但其實是最大的保守派。如果他們之中最年輕的一輩宣稱:只要對抗「詞句」 就好,那麼他們就為他們的行動找到了正確的表述。只不過他們忘記了:〔1〕他們只是把這些詞句當作詞句來反對、〔2〕如果他們只是對抗「世界的詞句」,那麼他們根本就沒有在對抗實際的現存世界。這種哲學批判所能帶來的唯一結果,是對基督宗教作一些(而且還是片面的)宗教史的說明;他們所有其他的主張,只不過是對他們的宣稱(Anspruch)作進一步的修飾:用這些無關緊要的說明來提供具有世界史意義的發現。

這些哲學家沒有一個想到要去問問德國哲學和德國現實之間的關聯、問問他們的批判和他們自己的物質環境之間的關聯。

意識型態本身,特別是德國哲學

我們據以開頭的前提,不是任意的,不是教條,而是一些實際的前提──只有在想像(Einbildung)中才能把它們抽掉。這是一些現實的個人、是他們的行動和他們的F生活條件──包括已有的和由他們自己的行動產生出來的物質生活條件。因此,這些前提可以用純粹經驗的方式來確認。

全部人類歷史的第一個前提,當然是許多活生生的個人的存在(Existenz lebendiger menschlicher Individuen)。因此,第一個需要確認的事實就是這些個人的身體組織以及由此而來的:他們對自然其餘部分的關係。我們在這裡當然深入探討人們所處的各種〔現存〕自然條件──地質條件、山岳水文地理條件、氣候條件以及其他條件。

何歷史敘述都必須從這些自然基礎以及它們(由於人們的行動而)在歷史進程中發生的改變出發。

你(Man)可以用意識、宗教或隨便別的什麼來區別人和動物。但是人自己開始把自己與動物區別開來,則是在他們開始生產出自己的生活資料的當下,這一步是由他們的身體組織所規定(bedingt)的。由於人們生產了自己的生活資料,所以也就間接地生產出了他們的物質生活本身。

人們用以生產出自己生活資料的方式,首先取決於他們生活資料本身的特性。這種生產方式不能只從它是「個人身體存在的再生產」這方面來考察。它毋寧已經是這些個人的某種特定的活動方式、是他們表現(äußern)自己生活的特定方式、他們的特定的生活方式了。這些個人如何表現自己的生活,他們自己就如何。因此,他們的「是什麼」,就與他們的生產一致──既與他們生產什麼一致,又與他們如何生產一致。因而,個人是什麼,取決於他們的生產所需的物質條件。

這種生產首先是隨著人口的增長而開始的。後者本身又以個人彼此之間的交往為前提。而這種交往的形式,又是〔倒過來〕由生產所規定(bedingt)的。

各民族(Nationen)之間的相互關係,取決於每一個民族本身的生產力、分工和內部的交往有多發達。這個原理是公認的。然而不僅一個民族對其他民族的關係,而且這個民族本身的整個內部結構,也取決於它的生產的發展程度以及它內部和外部交往的發展程度。一個民族的生產力有多發達,可以從它分工的發展程度最清楚地看出來。任何新的生產力,只要它不是迄今已知的生產力F之單純的量的擴張,就都會引起分工的擴大 進一步發展。

一個民族內部的分工,首先引起工業、商業勞動與農業勞動的分離,從而也引起城市與鄉村的分離,以及兩者利益的對立。分工的進一步發展,則會導致商業勞動與工業勞動的分離。而由於這些不同部門內部的分工,則又同時會在共同從事某種勞動的個人之間,發展出各種不同的分工。這些個別的分工的彼此位置,是由農業勞動、工業勞動和商業勞動的經營方式(父權制、奴隸制、等級、階級)所規定的。在較為發達的交往下,同樣這些情況也會出現在各民族間的相互關係之中。

分工的各個不同形式 發展階段,同時也就是所有制的各種不同形式;亦即,分工的每一個階段,還都規定了個人之間對勞動材料、勞動工具和勞動產品的關係。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德意志意識型態 Ⅰ. 費爾巴哈原始手稿》

作者簡介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德國社會主義哲學家,國際無產階級的領袖,與馬克思同為近代共產主義的奠基者,共同參加國際工人協會(即第一國際)的領導工作。重要著作有《共產黨宣言》、《反杜林論》、《自然辯證法》等。

卡爾‧馬克思(Karl Marx):德國政治哲學家及社會理論家,為第一國際的組織者、國際無產階級的導師和領袖,窮其一生宣揚共產主義理念。於1848年與恩格斯撰寫《共產黨宣言》,另著有《資本論》、《一八四四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哥達綱領批判》等書。

經典.漫讀

瑣碎的日常,總讓人無暇關注細節。然而,閱讀作為一種沉澱的途徑,可以帶領讀者緩慢、逐步地感受當下意義的產生;曾經閱讀過的那些經典,將串聯起過去與現在,成為珍貴的記憶。此時此刻,不妨收起一週的煩擾,共同漫讀經典。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德意志意識型態 Ⅰ. 費爾巴哈原始手稿

2016/12/27

熱門文章

主流媒體哪裡錯了?看看「半島電視台」就知道

2017/05/1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