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用這種目光看著你,就意味著喜事上門了。

2017/12/28 21:05:38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我歎了口氣。九二年,在小畢身上我看到了我所有的理想,白白淨淨很斯文,並且,連對於女人的口味都如此相似。但我還是一個修水泵的小廝,我看起來是沒指望了。

文/路內

白藍

我打聽過白藍,從工人圈子裡得到的小道消息,說她是北京一所醫科大學的,也不知為什麼,被學校開除了,只能回到戴城,在糖精廠裡做一個廠醫。廠裡關於她的謠言很少,因為她不愛跟人說話,也不搞男女關係。

她獨自在醫務室,盤腿坐在體檢床上看書,見我進來,便趿著鞋子下來。我問她,找我何事。她說:「我還問你呢,聽說你來找過我?」我說:「也沒什麼事,過來看看你。德卵怎麼樣了?」

「已經出院了。」她皺著眉頭說,「你不要老是叫人家綽號,很難聽。」

「連廠長都有綽號。這又不稀奇的。」我說。

「那你有綽號嗎?」

「有啊,我叫神頭。」

她聽了哈哈大笑。我卻不覺得有什麼好笑的。後來她說,路小路,不說廢話了,你幫我做一件事。我問她什麼事。她說,也不是什麼事,只要在那裡坐著就可以了,隨便什麼人進來,都不要動,也不用說話。我說:「這可不行,要是勞資科長胡得力跑進來,看見我這樣,他會扣我獎金的。」白藍似笑非笑地歎了口氣說:「好吧,不是胡得力,是食堂裡的秦阿姨。」

一說秦阿姨,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們廠的食堂有一位胖阿姨,專門負責賣葷菜的,姓秦。她有一張紅撲撲的臉蛋,比小姑娘還鮮豔,老遠看上去好像是個唱二人轉的。她每天站在食堂的葷菜窗口,既負責管理那些排骨肉丸紅燒魚片,同時也觀察廠裡的每一張臉。然後,她像所有無聊的中年婦女一樣,專門給人介紹對象,也就是做媒婆。據說做媒婆會上癮,一天不幹這個,渾身上下都不舒服。秦阿姨做這種事情不但分文不收,而且還倒貼,你要是接受她的撮合,或者是委託她去說合,她就會在你的搪瓷飯盆裡放上超級大的排骨,或者超級大的肉丸子。

那天我一聽秦阿姨要來,就恭喜白藍。我問她:「給你撮的是誰啊?」

白藍說:「好像是宣傳科的小畢。」

我不認識宣傳科的小畢,我說:「噢,就是畫黑板報的啊。」

白藍說:「不要亂講,宣傳科不只是畫黑板報。」

「但我只看見過他們畫黑板報。」我頓了頓,故意問她,「那我應該走開才對啊,何必在這裡做電燈泡呢?」

「她纏了我很久,我煩她,又不好意思趕她走。你在這裡坐一會,她覺得沒勁了,就會走了。」

「秦阿姨可沒這麼簡單,她會一次又一次地來撮合的。」

「我就煩這個,沒完沒了。」

「順便問問,這次是秦阿姨硬撮,還是小畢看上你了?」

白藍臉上紅了紅,低聲說:「小畢。」

書名:《少年巴比倫》作者:路內出版社:聯經出版出版日期:2017年1...
書名:《少年巴比倫》
作者:路內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7日

我盤腿坐在體檢床上,一雙臭腳暴露在空氣裡,白藍說我的鞋子有問題,會弄出腳氣。當時我穿的是一雙真皮運動鞋,說是真皮,其實是他媽的人造革,地攤上買的,根本不透氣。我說這也沒辦法,貴的鞋子我買不起,而且也不適合穿著去拆水泵。白藍問,廠裡不是發勞動皮鞋了嗎?我說這就別提了,那種勞動皮鞋穿在腳上,一天的工夫,就把襪子磨得前穿後破,我都賠進去十幾雙襪子了,工人師傅都是赤腳穿勞動皮鞋,我不行,我腳嫩。白藍皺著眉頭說:「也好,但願能把秦阿姨熏跑。」

後來秦阿姨真的來了,她那兩坨青春紅非常的醒目,她後面還跟著一個人,高個子,白淨臉,戴著一副眼鏡。我猜這就是小畢,果然沒錯,我可沒想到秦阿姨會把小畢也帶來。那天因為有我在場,秦阿姨的聲音壓得非常輕,好像是地下黨接頭。白藍也壓低了聲音,我聽不清他們說些什麼。倒是小畢,在屋子裡隨便走了一圈,打量打量醫務室的擺設,眼睛掃過我,嘴角微微上翹,看起來是在笑,其實沒有任何表情。

趁著這個工夫,秦阿姨走到我身邊,她先是看了我幾眼,打算把我看毛了。一般來說,秦阿姨用這種目光看著你,就意味著你喜事上門了,不毛才怪。但我既然受了白藍的委託,就得硬撐著。秦阿姨問我:「路小路,你在這裡幹什麼?」

我說:「複查。」

「查什麼?」

「腦袋啊。上次撞在水泵上,到現在還經常犯暈。」

「噢。」秦阿姨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是你的腳臭吧?太厲害了。」

「我現在什麼都聞不出來,我腦子撞壞了。」

秦阿姨同情地看著我,說:「等你康復了,我給你介紹個女朋友。不過你還得把腳臭治好,用生薑水泡腳,不然只能給你介紹一個有口臭的女朋友了。」

我操,我一聽這話,實在憋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秦阿姨你太可愛了,腳臭配口臭,我輸給你。這種配對法簡直是在做水稻雜交試驗,我生出來的小孩可能是個腳臭與口臭的雙料冠軍,到時候拜託你給他找個腋臭的配偶吧。等我的孫子出生,他就是一個生化武器。

我這麼笑著,打斷了白藍和小畢之間的對話。白藍走過來,煞有介事地對秦阿姨說:「秦阿姨,你不要刺激路小路,他好像是腦幹撞壞了,經常有過激反應。」我聽了這話,幾乎笑得要滾下體檢床。

後來秦阿姨和小畢走了。小畢走的時候還跟白藍握了握手,他那微微上翹的嘴角始終翹在那裡。他連看都沒看我一眼,說明涵養很深。

我歎了口氣。九二年,在小畢身上我看到了我所有的理想,化工職大畢業,宣傳科畫黑板報,白白淨淨很斯文,並且,他媽的,連對於女人的口味都如此相似。但我還是一個修水泵的小廝,我看起來是沒指望了。

後來她遇到我,對我說:「那天的事謝謝你。秦阿姨再也沒有找過我。」

我說:「操,她是沒找過你。但我吃了一個禮拜的隔夜肉丸子!」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少年巴比倫》

作者簡介

路內

1973年生於蘇州,現居上海。2007年以長篇小說《少年巴比倫》廣受矚目,陸續發表《追隨她的旅程》、《天使墜落在哪裡》、《雲中人》、《花街往事》等,多次獲得重要文學獎。是近年華文文壇最重要的小說家之一。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用這種目光看著你,就意味著喜事上門了。

2017/12/28

《空臉》現在,你看起來比較接近恰當的人。

2017/09/20

坐罐仔的人:吳敏顯書寫最樸拙實在的人生光影

2017/08/07

賴嘉綾/心靈的純馥——孫心瑜《酒釀》

2017/05/16

身體性别爲男性,心理性别爲女性──賈寶玉也許是性別認同障礙者?

2017/05/11

方梓《時間之門》:從寅時開始的台北城市生活

2016/12/27

趙剛《求索》:回顧陳映真小說的跨時代意義

2016/11/30

《一日紅樓一年夢》:恩怨情仇貪嗔癡盡在「掌握」中

2016/11/30

熱門文章

用這種目光看著你,就意味著喜事上門了。

2017/12/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