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高英軒、梁正群─影視×劇場的雙棲演員人生

2018/01/11 10:37:28 聯合新聞網 Qbo藝文頻道

文/洪瑞薇

攝影/黃小貓
攝影/黃小貓

Q:請帶我們回顧一下你們的演員小史,你們是如何形成目前這樣跨足影視和劇場的雙棲狀態的?

高英軒:我最早的表演經驗應該算是14歲的時候,那時參與了一張有聲書叫《少年大頭春的逃亡秘笈》,因為很喜歡相聲所以覺得很有趣。後來大學念了北藝大戲劇系,最初其實是誤會一場,我是因為喜歡電影而去的,入學之後才發現主要是舞台劇,但是只過了一個禮拜,就從原本的苦惱變成很喜歡。在校時曾拍過學長戴立忍的電影短片《兩個夏天》,畢業後第一份正式的演員工作應該算是電視偶像劇《粉紅教父小甜甜》,之後就逐漸形成如今的這種多棲狀態。

曾經有段時間我決定暫停舞台劇的演出,因為排戲時間很長,擠壓掉許多影像工作的機會,而且收入非常微薄。現實生計是一個問題,在心情上其實蠻感慨的,到底為什麼這個環境讓劇場人無法繼續待在劇場裡。此外也是想,要先透過商業平台讓觀眾知道我是誰,他們才有辦法因為瞭解我,回頭對我的劇場作品產生興趣。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不覺得我會離開劇場很久,我只是需要提前做時間的安排,像這次《未來待續》是在一年多前就講好了。除了受劇本吸引,也是因為合作夥伴都是自己的朋友,安心的程度很強。我希望我的劇場這塊是會一直延續下去的,也曾經幻想,等哪天賺夠錢,可以自掏腰包和朋友一起做戲,但是遲遲到現在口袋還是有點淺。

圖/高英軒提供
圖/高英軒提供

梁正群:我小學三、四年級在「花系列」的電視劇中演過自閉症的小孩,其實已經沒有太大的印象,只記得一天到晚必須躲在衣櫥裡,那是當年的戲劇對自閉症的刻板想像;此外就是有一回,導演請我找些同學一起來演戲,我很開心的答應了,去到現場才知道,那場戲是要同學們把我扁一頓。

小時候的就不用算了,我出道很晚,30歲左右。當時配樂工作做到有些瓶頸,剛好遇上了機會可以成為演員,是這樣我才走了這條路,可也不知道自己能夠走多久。我是從電視劇起步,頭幾年覺得自己還蠻會演的,自以為很有天分,但是如今回頭看其實真的演得蠻差的。後來綠光找我演《人間條件1》,那是我第一次接觸舞台劇,我拿我自以為的那一套搬到劇場,結果發現根本行不通,這給我很大的衝擊,讓我開始意識到,好像把一切想得太簡單了。

雖然也沒有誰正式教過我什麼,但光是在排戲的過程中,看到劇場前輩們怎麼準備自己,就讓我慢慢理解到,真正的表演是怎麼一回事。是因為這樣才讓我開始喜歡表演,也才確定了想把它當成職業。因為我不是戲劇科班,於是我期許自己,一年至少要接一檔劇場演出,就像是去「在職進修」。蠻幸運的是到目前都有達到。

Q:請回憶你們初次「越界」的經驗。是否有什麼特別的不適或驚喜?

高英軒:大二大三拍《兩個夏天》時,很緊張、然後也不知道要幹嘛,當時從沒想過不同媒介的表演差異在哪裡,所以都照著在劇場的方式演出,結果就是怪怪的,但一直不知道原因。後來拍《粉紅教父小甜甜》時,我仍然搞不懂,為何現場的工作人員都說超好看的,可是導演卻在monitor(監看螢幕)前面一直搖頭。直到隔年拍《一年之初》時跟莫子儀討論,才領悟到是因為我一直在演給現場的工作人員看,所以投射距離的拿捏發生了問題。於是我就不再做多餘的投射,開始專心地跟對手丟接,從那以後才正式開竅,喔影像的表演應該是怎樣的。

梁正群:第一次演舞台劇時,不能犯錯這件事情讓我非常非常緊張,影視的話再怎麼樣都有挽救的機會,但舞台劇感覺好像一錯就完蛋了,我覺得我的反應沒有那麼好,如果錯了沒有辦法圓回來。況且你不只要把自己的台詞講好,還要去接別人的。影視和劇場的表演方式的確有需要轉換的地方,但第一次我真的顧不了那麼多,只想把位置走到、台詞講對就好。此外,在演出中途換衣服對我來說也是很新的經驗,因為時間緊迫,一走進側台就會有人幫你把褲子啪地脫下,光是這個我就克服很久。

圖/梁正群提供
圖/梁正群提供

Q:請以你們自身的經驗,談談兩類表演的相異之處。

高英軒:影視和劇場演出有些很不同的地方,譬如對戲的時候,有時候並不是直接看著對手,而是要看著他的耳朵、或攝影機上的小點、甚至是攝影助理的拳頭,那是因為考量到攝影機的角度,如果真的看著對方演,拍起來反倒不像在看他。

此外,在劇場裡演戲一般都是順著走的,可是影像會「打橫拍」,不是按照第一場、第二場這樣的順序,而是把同樣的場景一起跳著拍完,所以可能還沒演戀愛就先演分手了。因此必須養成自我剪接自己表演的能力,這件事情是很難的。

梁正群:在舞台上的所有動作都要做得很清楚,觀眾才能看得到,所以即便是一個抬頭,都得要有一個明顯的動作,但是在影視演出中只要很平常的抬頭就好。因為有著這樣的差別,所以有些舞台劇演員去演電視的時候,才會被說誇張。

另外就是角色準備的時間差很多,舞台劇至少會排一兩個月,但是影視絕大部分給得很少。電影比較好一點,現在有些電影會挑幾場重要的戲做排練,但是通常也不會超過兩個禮拜。而電視常常就是,定完裝、給劇本,好一點的有排練,不過就是一兩天,接著就上陣了;On檔戲的話,甚至是前一天拿到劇本、第二天就要拍了,能把台詞記住就已經很好,很難再去做更多準備。

Q:在兩類很不同的表演工作之間來回切換,你們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

高英軒:以前有個老師跟我說過,從劇場跨到影視要練的是「嫁衣神功」,要自己廢掉過去所練的,才能開創出新的武功。這件事情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消化,過程當中不斷在撞牆,一直在想到底怎麼樣的表演才是對的。到後來才慢慢找到盡量「不演出」的概念,先讓自己跟角色盡可能貼近,所以到了拍攝現場我不用再做太多的思考,效果還不錯。但這個「不演出」其實很困難,現在我還在探索的路上。

劇場和影像表演其實不見得真的有多大的差別,說到底就是表演,關鍵是在於跟什麼樣的對象說話。比方就算同樣是劇場,在國家劇院、在牯嶺街小劇場或在其它地方,都必須依照空間、與觀眾的距離,來調整戲劇張力和表演狀態。

梁正群:第一次演舞台劇時,因為不曾看過那麼多觀眾而覺得很緊張,可是隨之卻覺得大大滿足了表演欲,接著自己就下意識地開始願意更放的演出來,這幫我打開了一些表演的東西。當回去做影視表演的時候,也感到好像更游刃有餘。

我覺得表演要真心,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也真的很難做到。以前我所學到的大多是技巧,譬如在什麼樣的鏡位之下、用什麼樣的姿態會是最美最帥的,跨界到劇場以後,才讓我發現,好像不能一天到晚只是用技巧去取悅觀眾,也必須帶著真心,用真心的力量把話和故事撐起來。

Qbo藝文頻道

廣藝基金會成立的「Qbo藝文頻道」(前身為藝文費斯簿),以表演藝術為核心,每天蒐集各方演出資訊、表藝新聞、文化評論,讓關心表演藝術的粉絲們透過這個平台,一次瀏覽當下發生的藝文訊息。同時也開放讓所有團隊、藝術家,免費分享活動資訊,打造一個全方位的表藝訊息平台。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仁心巧手「換臉」術 長庚顱顏新秀張呈欣

2018/11/08

深究法治本質 唐獎法治獎得主學術貢獻殊偉

2018/08/29

現代絲路 唐獎漢學獎得主建構中國古典與西方研究的橋樑

2018/08/22

開啟癌症標靶治療時代 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化不可能為可能

2018/08/15

用行動阻止全球暖化 兩科學家共獲唐獎永續發展獎殊榮

2018/08/08

不畏困境勇敢前進 投身開發中國家永續發展研究的女性科學家

2018/04/03

【米拉拉專訪之二】致所有勇敢愛的女人

2018/03/13

【米拉拉專訪之一】我得到的,就是揮灑烈愛這件事

2018/02/13

李易修x劉廷芳:「你虐我千遍萬遍,我待你始終如一!」

2018/01/23

高英軒、梁正群─影視×劇場的雙棲演員人生

2018/01/11

「我都年紀一把,叫我劇場大叔好了」 ——王嘉明與他的交換手扎

2017/12/22

在製偶與操偶之間──訪陳佳豪、于明珠

2017/11/16

榮獲廣播金鐘獎 長笛音樂家華姵:「我是最後一名的小孩」

2016/12/19

因「愛」而玩出名堂 鄧志浩捐畫義賣

2016/12/05

音樂劇教母謝淑文:教育,從「心」開始

2016/11/04

熱門文章

孟子的王道政治已不合時宜?—— 從現代自由主義的角度反思

2018/07/12

閱讀是一種享受—《牛頓》雜誌

2018/07/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