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在台語白話字裡行間,品賞台灣文化的原汁原味

2017/10/23 17:00:12 聯合新聞網 國立臺灣文學館

文/陳慕真(國立臺灣文學館助理研究員)

一百多年前,台灣人用台語「白話字」書寫文學、醫學、報導國際時事、社會動態,留下許多珍貴的史料。進入台語白話字豐富有趣的世界,能欣賞台灣文化史最精采的一頁。

「白話字」是什麼?

歌手阿妹在2009年的新專輯《阿密特》中推出台語歌《好膽你就來》,這首具搖滾風格的台語流行歌有一個引人好奇的地方,那就是MV上出現許多羅馬拼音/白話字歌詞。究竟,這些看起來長得像abc,卻又不是英文的「白話字」是什麼?

阿妹《好膽你就來》MV上的台語白話字。(圖片來源/引用自Youtube網站)
阿妹《好膽你就來》MV上的台語白話字。(圖片來源/引用自Youtube網站)

「白話字」(Pe̍h-ōe-jī),不是「白話文」,也不是「火星字」,他是一種書寫台語的文字系統,已經存在台灣一百三十多年的歷史。十九世紀的台灣人也稱呼他為「羅馬字」、「教會羅馬字」。白話字的歷史可追溯至十九世紀初期,西方基督教傳教士於東南亞麻六甲、新加坡、爪哇等地進行海外傳教時,制訂了廈門話羅馬字,用來幫助傳教士學習廈門話,以此向從中國閩南地區移民到東南亞的華僑傳教,同時也用來編輯字典、翻譯聖經的部份篇章、刊印教材等。

「我手寫我口」的實踐

1865年,英國長老教會傳教士來到台灣府城,在馬雅各醫師、巴克禮牧師的推動下,白話字運動在台灣正式展開。1885年,台灣的第一份報紙《Tâi-oân Hú-siâⁿ Kàu-hoē-pò》(台灣府城教會報)在台南誕生,即是以台語白話字刊印。由於白話字好學易讀的特性,使得當時大多數沒有機會接受漢字教育的台灣信徒,藉著學習白話字而開啟了知識的大門。透過各種白話字報刊、出版品的流通,普羅百姓不但能閱讀聖經、聖詩,還能透過白話字閱讀文學作品,學習歷史、地理、醫學、數學、科學等世界新知,促成知識的啟蒙和教育的普及。此外,也能運用在日常生活當中,例如:用白話字和親朋好友通信、用白話字記帳、寫日記、創作等,可說是台灣人最早實踐「我手寫我口」的文學成就。

台灣第一份報紙-於1885年創刊,以台語白話字刊印的《台灣府城教會報》。(圖/台...
台灣第一份報紙-於1885年創刊,以台語白話字刊印的《台灣府城教會報》。(圖/台灣教會公報社提供)

十九世紀末期開始,白話字出版品多由位於台南的聚珍堂(Chū-tin-tông)(新樓書房、今台灣教會公報社)出版,內容主要為基督教文書(聖經、聖詩、佈道集)、語言教材(主日學教材、兒童講道集、故事)、中國古典經文的註解、白話字的應用文等。例如《Lô-hôa Kái-chō Thong-it Su-hàn-bûn》(羅華改造統一書翰文),作者為劉青雲。「書漢文」亦即「尺牘」,此書將書翰文分成34類,包含問候、贈與、招待、請求、推薦等,每一文例以白話字為主,漢字為輔並列,有句解和注釋,可謂白話字的書信大全。

1925年劉青雲著《羅華改造統一書翰文》。(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1925年劉青雲著《羅華改造統一書翰文》。(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提升文化的利器

雖然「白話字」一開始是由基督教傳教士所設計、推廣,但他的運用和發展並不只侷限於教會內部或信仰文書。1920年代,隨著台灣文化啟蒙運動的開展,台灣知識份子思考台灣人如何提升知識、普及文化、邁向文明之際,蔡培火於「台灣文化協會」內提出了普及白話字(羅馬字)的主張,文協於1922年確定普及羅馬字,鼓勵幹部之間以羅馬字通信,1923年並將「普及羅馬字」和「編纂及發行羅馬字之圖書」列為議決事項。

蔡培火認為,白話字是當時最能夠使大多數的台灣人接近學問,提升文化和生活的利器。因為漢文和國語(日語)的學習需透過教師口傳,學習成本較高,但學習24個羅馬字,則能使目無一字的人直接學習各樣的知識。也就是說,為了普及文化,接近學問,透過台灣語教育台灣人是最有效率的途徑。而這樣的想法也見於當時文協的知識份子。1925年,蔡培火為推廣白話字,出版了《Cha̍p Hāng Koán kiàn》(十項管見)一書,全書共分成「十項」,以現代文明的觀點和基督信仰的精神,分別從台灣、羅馬字、社會生活、漢人特質、文明與野蠻、女性、生命、仁愛、健康、金錢等角度為當時的台灣社會發出真知灼見。其中,在「新台灣和羅馬字的關係」(Sin Tâi-oân kap Lô-má-jī ê Koan-hē)一項中,則指出台灣無法進步、教育無法普及的最大原因在於「要學問的文字語言太艱鉅非常難得學」,漢文和日文不但難學,而且「這兩項與台灣話攏是無關係」,因此強烈呼籲「今著緊普及白話字」。此後,蔡培火於1929年4月於台南市武廟舉辦「台灣白話字第一回研究會」、編印白話字教材、推廣白話字教學、創作「白話字歌」,撰文說明白話字對台灣人教育的重要性,擬定〈推廣台灣白話字之主旨暨其計畫〉向日本官方及知識界遊說,進行一系列的白話字推廣工作。除了台灣文化協會之外,日治時期的文化啟蒙團體,如彰化婦女共勵會、霧峰一新會等也都積極的推廣白話字於台灣社會,希望透過白話字將知識普及於一般民眾。然而,在當時日本高壓的殖民統治下,白話字運動終究無法成功。

1925年,蔡培火以台語白話字撰寫的《十項管見》一書,全書分「十項」對台灣社會提...
1925年,蔡培火以台語白話字撰寫的《十項管見》一書,全書分「十項」對台灣社會提出針砭,其中一項是「Sin Tâi-oân kap Lô-má-jī ê Koan-hē」(新台灣和羅馬字的關係)。(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莎士比亞也講台語

自從1885年《台灣府城教會報》創刊後,教會報就成為刊載以白話字書寫的文學作品最佳的園地,舉凡詩歌、散文、小說、戲劇、評論、報導文學、翻譯文學等,都能在教會報找到。教會報裡寫不夠,集結成冊出版的白話字文學作品也很豐富。例如被譽為台灣第一本散文集-前述蔡培火的《十項管見》,戲劇方面,林茂生的《Lō͘-tek Kái-kàu Lek-sú Hì》(路德改教歷史戲),小說方面,鄭溪泮以家族史為主題撰寫的長篇小說《Chhut-sí-sòaⁿ》(出死線)等。還有數量眾多的翻譯文學作品,如《Thian-lō͘ Lek-têng》(天路歷程),本書原著為英國作家班楊(John Bunyan,1628~1688),台灣早在1927年就有白話字的譯本,可說是歐洲基督教經典文學的「台譯」成果。此外,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時任淡水純德女子中學(今淡江中學)的校長陳清忠將英國莎士比亞的《威尼斯的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翻譯為台語白話字-《Venice ê Seng-lí-lâng》(威尼斯的生理人),並曾公開演出。而陳清忠除了翻譯莎士比亞的劇作外,狄更斯的《聖誕歌》以及喬叟的《坎特伯里故事》台語白話字版也都出自他的翻譯。

1925年由林茂生編寫的白話字劇本《路德改教歷史戲》。(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1925年由林茂生編寫的白話字劇本《路德改教歷史戲》。(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英國作家班楊(John Bunyan,1628~1688)原著,白話字版的《天路...
英國作家班楊(John Bunyan,1628~1688)原著,白話字版的《天路歷程》(第一卷)。(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莎士比亞《威尼斯的商人》白話字版,由陳清忠於1950翻譯為《Venice ê S...
莎士比亞《威尼斯的商人》白話字版,由陳清忠於1950翻譯為《Venice ê Seng-lí-lâng》(威尼斯的生理人)。(圖/引用自『台語文記憶』計畫網站)

台語也能寫醫學、算數學?!

白話字除了被使用在基督教文書的傳播外,也被廣泛的應用在各專業領域,如文學、醫學、數學等。其中,堪稱白話字醫學經典專書的Lāi Gōa Kho Khàn-hō͘-ha̍p《內外科看護學》最為珍貴。此書為1917年,英國戴仁壽醫師(G. Gushue-Taylor,1883-1954) 和陳大鑼先生合編,全書以台語白話字編寫,共有675頁,全書分成:解頗學、生理學、普通看護學、外科看護學、內科看護學,是當時醫護人員重要的參考書籍。此書不但是日治時期的醫學教科書,從當代的角度來看,更是醫學台語的重要語料。打開這本醫學教科書,你會驚訝於一百年前台語已經可以呈現如此專業的醫學知識。再細讀下去,許多醫學名稱的台語原來如此念:「扁桃腺炎」是「Píⁿ-thô-chôaⁿ-iām 」,橫隔膜是「Hoâiⁿ-keh-mo̍͘h」,猜猜看「細胞核」怎麼說?答案是「Sòe-pau-hu̍t」!

1917年出版的《內外科看護學》是白話字的醫學教科書。(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1917年出版的《內外科看護學》是白話字的醫學教科書。(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白話字不但能寫醫學,還能教數學!1900年出版的《Pit-soàn ê chho͘-ha̍k》(筆算的初學)是一本以白話字書寫的數學教科書。其中,「Iok-hūn」(約分)的其中一段這樣說明:

Chiong-tâng-chi̍t-ê chéng-siàu lâi sêng hun-bú kap hun-kiáⁿ,chiū hun-sò͘ ê goân-gia̍h iā bô ke-thiⁿ iā bô kiám-chió.

(將同一個整數來乘分母和分子,就分數的原額也無加添也無減少。)

3/4=3/4×2/2=6/8 thang chòe-iûⁿ(例如3/4=3/4×2/2=6/8可以做範例)

在這本《筆算的初學》中,「整數」是「chéng-siàu」,「乘」是「sêng」,「分母」叫「hun-bú」,「分子」是「hun-kiáⁿ」,「分數」是「hun-sò͘」,沒想到在古早古早以前,台灣人早已經用台語算數學了!

白話字的數學教材《筆算的初學》於1900年出版,圖為「Iok-hūn」(約分)的...
白話字的數學教材《筆算的初學》於1900年出版,圖為「Iok-hūn」(約分)的說明。(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當代,仍舊繼續說話

一百多年前,台灣人用「白話字」閱讀、書寫,吸收新知識、開啟人生的視野,透過白話字珍貴的史料,讓我們重新回味台語所承載的台灣文化記憶以及知識體系。當今,白話字仍舊被體現在日常生活當中:手機簡訊、Line貼圖、臉書、招牌、字幕、菜單等,以及台語文學的書寫上,表現出台語的語言活力。

國立臺灣文學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是我國第一座國家級的文學博物館,自2003年開館以來,即致力於典藏珍貴的臺灣文學文物、研究出版各類臺灣文學圖書,推廣並展示多元的臺灣文學內涵。希望透過各種路徑,讓臺灣文學回歸我們的日常生活,成為安頓身心的重要力量。國立臺灣文學館:http://www.nmtl.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在台語白話字裡行間,品賞台灣文化的原汁原味

2017/10/23

一頁台灣禁書史 盡在《查禁圖書目錄》

2017/09/08

集體勞動,集體創作:移工在台灣的文學社團活動

2017/08/31

溫又柔VS.陳天璽──從陳舜臣看在日台人的「國家認同」

2016/10/04

溫又柔VS.陳天璽──從陳舜臣看在日台人的「語言衝突」

2016/10/04

溫又柔VS.陳天璽──從陳舜臣看在日台人的「成長經驗」

2016/10/04

熱門文章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在製偶與操偶之間──訪陳佳豪、于明珠

2017/11/1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