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曹銘宗──我們不是讀書人

2017/12/20 09:30:00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讀‧書‧人 專欄/曹銘宗】

歷史學家傅斯年在1928年講了一句治史名言,起頭「我們不是讀書人」,語驚四座;接下來「我們只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才是重點。

很多文史研究者常只專注閱讀典籍,傅斯年這句話提醒更要重視考古發掘(動手)、田野調查(動腳)等新的研究材料。

在當前的數位時代,這句話更提醒我們閱讀的形式不只是傳統的讀書,而是要有「資訊素養」(Information Literacy),懂得選擇、搜尋及評估各種網路資源。我們也要了解「數位典藏」(Digital Archives)、「數位人文學」(Digital Humanities),學習以資訊科技來幫助人文研究。

今天,我們的電腦可以處理中文,很方便就能夠上網搜尋最新資訊、檢索浩瀚典籍,讓我們幾乎忘了,電腦本來不懂中文,各種漢籍、臺灣文化資產的數位化資料庫也非憑空而來。

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2017年12月出版《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
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2017年12月出版《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

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最近出版《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全書主要敘述中研院自1984年開始研究克服「中文電腦化」的各種難題,同時陸續展開「史籍自動化計畫」(1984-1993)、「漢籍全文資料庫計畫」(1994至今),又在1998年至2015年間主導行政院國科會(今科技部)的「數位博物館專案計畫」(1998-2001)、「國家典藏數位化計畫」(2001)、「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2002-2007)、「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2008-2012)、「臺灣數位成果永續維運計畫」(2013-2015),以及在2013年設立數位文化中心,推動臺灣數位人文學的研究與發展。

本書由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召集人林富士擔任總策畫,臺灣文史作家曹銘宗擔任撰稿人,除了參考相關資料,更訪問了約四十位相關人士,以呈現三十多年來的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副書名「遠見與承擔」,旨在說明:在中研院的倡議、實踐、組織和領導之下,集公私單位、各行各業的人共同耕耘,對台灣做了「為而不有」的「數位貢獻」。

以國科會自1998年至2012年的數位典藏相關計畫來說,估計有三千人參與,最後建置了超過七百個網站及資料庫,共有五百萬件數位藏品。

這些數位典藏的幕後英雄,很多是負責執行相關計畫的學者,他們在學校或研究機構賴以升等所需要的學術研究成績,與他們的數位典藏任務經常無法配套共進,但他們仍在這個領域無私貢獻很多心血。還有很多負責執行相關計畫的公家單位,不但增加了很多工作,還要解決沒有前例可循的問題。此外,臺灣民間無數參與各種中小型數位典藏的人,也都付出了熱情和心力。

《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以時間為架構,從數位時代與數位文明談起。自1960年代以來,電腦開始響資訊處理,並帶動資訊科技引發數位浪潮,全面衝擊人類社會。世界各國有識之士早已認知,國家重要文物、典籍等的數位化,可以促進文化資產的累積、傳承與運用,成為文化產業的基礎,提升國家的競爭力。因此,先進國家都陸續展開各自的「數位化工程」。

臺灣受限於語文,直到1980年代「中文電腦化」的基礎工作陸續完成後,才由中研院領軍,開始急起直追,在1990年代成為國際漢籍數位化資料庫的領導者。在此基礎下,國科會才開始以「國家型計畫」來推動「數位典藏」,代表臺灣以國家力量來因應數位時代的來臨,不但涵蓋層面極廣,還進行全國性整合,並建立國際規格的後設資料,把臺灣數位典藏的成果推向國際。

今天,由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所維運的成果展示平台「典藏臺灣」(Taiwan Digitalarchive),展示歷來中研院本身及主持國科會計畫所完成的數位典藏資源,成為臺灣數位內容的專屬總入口網站(http://digitalarchives.tw/),提供瀏覽和檢索,分成四大單元:「珍藏特展」、「目錄導覽」、「技術體驗」、「成果網站資源」,有如建立了一座「國家知識寶藏」,讓大家都可以使用個人電腦連線網際網路,閱覽內容豐富的各種網站和資料庫,以增進個人知識、社會福祉及國家競爭力。

中研院的數位化工程,始於1984年由資訊所謝清俊與史語所毛漢光攜手的二十五史數位化,《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透露兩人從相識到合作的軼事,成為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的美談。

1969至1971年間,謝清俊在美國麻薩諸塞州劍橋市與毛漢光認識進而結交。當時謝清俊是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博士生,在麻省理工學院(MIT)寫博士論文,毛漢光則是中研院史語所副研究員,在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當訪問學者。

當時電腦的主流是大型電腦,小型電腦才剛出現,但都不會處理中文,所以沒有中文電腦。然而,在中文尚未碰觸電腦的年代,學電腦的謝清俊與學人文的毛漢光已先約定,希望將來可以用中文電腦來幫助人文研究。

謝清俊在1971年回到臺灣,1972年獲得博士學位,隨即應邀參與當時國科會的中文電腦研究相關計畫,成為中文電腦化基礎工作的先驅。

1983年,當時的中研院院長吳大猷看到中研院各所幾乎不用電腦,擔心「十年後將被國際學術界除名」,於是邀請謝清俊擔任中研院資訊所研究員,並籌備成立中研院計算中心。當時中研院計算中心籌備處是臨時任務編組,主要工作是建立、維護院內的資訊網路,但謝清俊的抱負不止於此,他隨即聯絡毛漢光實踐約定。

中研院資訊服務處(原中研院計算中心)入口處的大幅山水畫及對聯,下聯「治學有計算中...
中研院資訊服務處(原中研院計算中心)入口處的大幅山水畫及對聯,下聯「治學有計算中心」點出資訊科技有助人文研究的時代已經來臨。 攝影/林盈君

今天,中研院資訊服務處(原中研院計算中心)的入口處,掛著大幅山水畫及對聯,上聯:「修身去心中算計」,下聯:「治學有計算中心」。這是毛漢光在1986年致贈謝清俊,一句「治學有計算中心」點出資訊科技有助人文研究的時代已經來臨。

《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最後一章談「數位人文學」在國際上的發展與趨勢,以及在臺灣的現況與展望。

「數位人文學」一詞從2005年開始流行,簡單的定義指運用數位科技的工具和方法來進行人文研究,也是一門跨學科的新興學術領域。

從廣義上來說,數位典藏也屬數位人文學,但數位人文學有更高的企圖心,希望在使用數位化資料庫時,能夠從單純的「檢索」,升級到脈絡的「分析」。因此,數位人文學是人文學者的「數位想像」,需要更先進的數位科技,以及人文學者在觀念和研究方向上的改變。

臺大數位人文研究中心自2009年起舉行「數位典藏與數位人文國際研討會」,科技部自2013年起徵求「數位人文主題研究計畫」,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在2013年成立後也推動數位人文學研究,另外臺灣相關學者也在2016年成立「臺灣數位人文學會」,臺灣數位人文學的發展已奠定基礎,正走向國際先進之列。


作家簡介

曹銘宗

東海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北德州大學新聞碩士。

曾任聯合報記者及主編、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中興大學駐校作家。

現從事台灣文史寫作、演講、導遊。

出版《台灣史新聞》、《大灣大員福爾摩沙》等三十種著作。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曹銘宗──「咖」字的語源

2018/01/15

曹銘宗──我們不是讀書人

2017/12/20

曹銘宗──從「台灣島史」看《台灣通史》

2017/11/02

曹銘宗──能高山:隱藏的客家地名?

2017/10/16

曹銘宗──新解「台灣」與「福爾摩沙」之名由來

2017/09/19

曹銘宗──台語製造的台灣華語

2017/08/14

曹銘宗──營造全球對鬼最友善的城市

2017/07/17

曹銘宗──滷肉飯是文化也是產業!

2017/06/19

曹銘宗──從《通靈少女》窺見民俗心理治療的世界

2017/04/17

曹銘宗──談基隆輕軌前,更應該先談的「台灣頭」文化資產

2017/04/05

曹銘宗──原住民地名的轉型正義

2017/03/17

曹銘宗──從「走春」、「泡湯」看台式國語

2017/02/02

曹銘宗──台灣3雞:雞婆、雞酒與雞排

2017/01/16

曹銘宗──《沉默》與台灣的歷史關係

2016/12/08

曹銘宗──被誤解的台灣食物名字

2016/11/03

曹銘宗──英語Ketchup與台語「膎」語出同源

2016/10/06

曹銘宗──虱目魚的歷史、文化與出路

2016/09/02

曹銘宗──開台聖王與原住民歷史正義

2016/08/16

熱門文章

曹銘宗──「咖」字的語源

2018/01/15

曹銘宗──我們不是讀書人

2017/12/20

【國際閱讀廣角鏡】江西省宜丰市閱讀公益組織的見學交流

2017/12/1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