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曹銘宗──從《通靈少女》窺見民俗心理治療的世界

2017/04/17 11:41:45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讀‧書‧人 專欄/曹銘宗】

台灣民間宮廟的靈媒文化,由於具有神祕感,又常傳出斂財騙色的新聞,所以長期以來被賦予負面的形象,但最近因《通靈少女》電視影集播出,似乎獲得了一些「平反」。其實,我們可以藉此機會來釐清靈媒在民俗文化中的角色和功能。

台灣宮廟的靈媒,屬於人類原始宗教的「薩滿」(Shaman)信仰,以不同形式與神鬼對話或附身發言,台語稱之「童乩」。靈媒有男有女,女性靈媒一般不稱女童乩,而稱之仙姑。《通靈少女》劇中的女主角,即被稱為仙姑。

HBO與公視合作原創劇《通靈少女》,演員郭書瑤飾演的「仙姑」。圖/HBO Asi...
HBO與公視合作原創劇《通靈少女》,演員郭書瑤飾演的「仙姑」。圖/HBO Asia提供

台灣公視與HBO Asia合作的跨國電視影集《通靈少女》,結合台灣宮廟文化和少女成長故事,播出後的評價有好有壞。好評大都說台灣宮廟文化本土題材打入國際市場,有趣的是,壞評卻說未能深入呈現真實的台灣宮廟文化(包括沒有使用台語發音),情節過於「文青」化。

我認為,「通靈」本來就是國際題材,例如好萊塢賣座電影《第六感生死戀》、《靈異第六感》,片中靈媒眼中的鬼魂都出現了,難怪媒體報導HBO也曾要求《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把鬼拍出來」,因此台灣的通靈題材如果能夠拍出文化深度,其實更具與外國不同特色的吸引力。

本文主要是談「通靈」,我看了《通靈少女》第一集,女歌星Alice找上仙姑的劇情:Alice因同性戀女友病逝,心神不定,影響了演藝事業,甚至想要放棄。仙姑通靈後跟Alice說,Alice死去的女友,並沒有因Alice太忙沒去醫院看她而生氣,請Alice「不要再怪自己了」,並希望Alice好好唱歌。

如此,Alice的「心病」馬上得到化解。此一情節有如心理治療,但前提是:仙姑先說出Alice有位最近過世、身上刺青的女性親人,讓Alice相信仙姑真的通靈。

歌手李千娜飾演的女歌星Alice找上仙姑,尋求協助。圖/HBO Asia提供
歌手李千娜飾演的女歌星Alice找上仙姑,尋求協助。圖/HBO Asia提供

我想起十多前有一位以「現代通靈人」著稱的暢銷書作者伶姬,她由聯經出版「如來的小百合」系列書籍,常在各地演講、與讀者互動,並扮演心理諮商的角色。

聯經出版《如來的小百合》書影。
聯經出版《如來的小百合》書影。

當時聯經總編輯林載爵跟我說了一個故事。伶姬曾在台中演講,現場有一位婦女把母親過世歸咎於自己疏於照顧,因而陷入極度罪惡感,滿臉憂愁,邊說邊掉淚。此時,伶姬打斷她,當著觀眾面前說:「妳不用再說了,我現在就看到妳的母親,她就在妳面前,求妳不要再責怪自己,否則她無法安心的走。」就此化解了這位婦女的心結。

我想,這位婦女如果不是先相信伶姬是靈媒,又聽到伶姬的說法,她內心的困擾恐怕一輩子都難以化解。

《通靈少女》的故事來自索菲亞(本名劉柏君)2009年出版的《靈界的譯者》一書,媒體報導索菲亞本是宮廟的靈媒,曾想去當「以助人為天命」的「靈媒社工師」。以此來看,靈媒確是可以發揮心理輔導功能的民俗療法。

三采出版《靈界的譯者》書影。
三采出版《靈界的譯者》書影。

但坦白說,我不知道伶姬、索菲亞是否真的通靈?事實上,誰也無法證明靈媒的真假,而台灣宮廟和社會也確有太多怪力亂神的騙子。

我是很理性的人,但也了解現代主義造成「理性的疏離」,因此我以「後現代」觀點,不會一概把通靈列為迷信,而是希望去了解未可知的現象。

我大一時,我祖父過世,祖母很想念他,要我陪她從基隆搭火車去宜蘭五結的一間廟「牽亡」(由靈媒牽引死者的亡魂來與生者見面或者對話)。當時,我只抱著去「踢館」、破除迷信的態度,沒想到那是祖母尋求撫慰的心理,但那次廟方童乩說未能把亡魂牽引出來。

2002年我當記者時,獲知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林富士以文獻分析及田野調查研究台灣的童乩(正式論文名稱〈病人與醫者:童乩在台灣社會中的形象與角色〉),特別去採訪他。後來,有一次伶姬在新書發表會上與讀者做通靈互動,我還找林富士到場觀察。

擁有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的林富士,在雲林台西的鄉下出生長大。他說小時候村子裡沒有醫生,民眾生病通常求助童乩,他還有幾位親戚是童乩,這是他研究童乩的動機。

林富士研究靈媒、宗教與醫療等主題,了解台灣童乩長期在社會上的負面形象,有些學者認為童乩是「瘋狂」、「妄想性精神病」,但他也聽到童乩「我不是瘋子」、「我是另一種醫生」的聲音。

他還進行一項名為「台灣童乩基本資料」的調查工作,對約六百個童乩進行訪談,並長期在廟會場合進行田野考察,拍攝進香活動和童乩儀式的影像,記錄了約四百位童乩的儀式展演。

雖然有太多童乩的負面社會新聞,但在林富士的田野調查的案例中,確實有些童乩不涉財色,甚至根本就不想當童乩,卻感覺被神明逼迫去做。

對靈媒可能誤導民眾的問題,林富士認為,靈媒是各地自古以來就有的社會現象,有其存在的道理和功能;現代民眾求神問卜,其實大都心中已有選擇和答案,只是想要找尋外來、神祕、權威的力量來加強自己的決定,所以不必誇大靈媒的影響力,也不必過度歸咎靈媒。

林富士說,台灣的童乩與世界各地的「巫者」(薩滿)一樣,在成巫的過程中,挫折、創傷或痛苦的經驗是必經之路,而在自我醫治(或接受神療)的過程中,也逐漸獲得醫療他人的能力,因此被稱為「受創的醫者」(Wounded healer)。

幾年前,有一位人類學者朋友跟我說,她認識一位在都市工作幾十年的原住民知識分子,突然看到很多「祖靈」來找他,希望他回部落當巫師。我的朋友覺得不可思議,所以我特別去請教林富士。

林富士提出兩種解釋:第一、這位原住民的祖靈真的來找他。第二、這位原住民可能在都市生活遇到挫折,因內心想要返鄉而出現說服自己的幻覺,這是心理學常見的解釋。

我很佩服林富士研究靈媒的態度,他的研究也貼近庶民生活,台灣歷史界需要多一些這樣的學者。林富士對台灣童乩及中國古代「巫覡」(女巫師稱巫,男巫師稱覡)的相關研究成果,在2016年11月由廣東人民出版社結集《巫者的世界》一書出版(歸列「世界華文大家經典」)。

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巫者的世界》書影。圖/曹銘宗提供
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巫者的世界》書影。圖/曹銘宗提供

巫者在古代是才智之士,而童乩在當代社會卻受人輕賤,在知識殿堂更無立足之地。《巫者的世界》探索巫者的古今之變,讓我們以不迷信也不貶抑的學術角度,重新審視靈媒。


作家簡介

曹銘宗

東海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北德州大學新聞碩士。

曾任聯合報記者及主編、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中興大學駐校作家。

現從事台灣文史寫作、演講、導遊。

出版《台灣史新聞》、《大灣大員福爾摩沙》等三十種著作。


延伸閱讀

看更多【曹銘宗】專欄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曹銘宗──從「台灣島史」看《台灣通史》

2017/11/02

曹銘宗──能高山:隱藏的客家地名?

2017/10/16

曹銘宗──新解「台灣」與「福爾摩沙」之名由來

2017/09/19

曹銘宗──台語製造的台灣華語

2017/08/14

曹銘宗──營造全球對鬼最友善的城市

2017/07/17

曹銘宗──滷肉飯是文化也是產業!

2017/06/19

曹銘宗──從《通靈少女》窺見民俗心理治療的世界

2017/04/17

曹銘宗──談基隆輕軌前,更應該先談的「台灣頭」文化資產

2017/04/05

曹銘宗──原住民地名的轉型正義

2017/03/17

曹銘宗──從「走春」、「泡湯」看台式國語

2017/02/02

曹銘宗──台灣3雞:雞婆、雞酒與雞排

2017/01/16

曹銘宗──《沉默》與台灣的歷史關係

2016/12/08

曹銘宗──被誤解的台灣食物名字

2016/11/03

曹銘宗──英語Ketchup與台語「膎」語出同源

2016/10/06

曹銘宗──虱目魚的歷史、文化與出路

2016/09/02

曹銘宗──開台聖王與原住民歷史正義

2016/08/16

熱門文章

朱玉昌──什麼是石黑一雄作品中的奧斯汀、卡夫卡和普魯斯特?

2017/11/09

曹銘宗──從「台灣島史」看《台灣通史》

2017/11/02

【絕版繪本】王怡鳳/當電影與繪本相遇

2017/10/2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