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曹銘宗──從「走春」、「泡湯」看台式國語

2017/02/02 15:12:45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讀‧書‧人 專欄/曹銘宗】

春節假期,新聞媒體和個人臉書寫到民眾出外拜年、踏青、旅遊,大都使用「走春」一詞,看來正確的用詞「行春」已經被喧賓奪主了。

文建會(今文化部)自2005年至2010年每年春節推廣「文化行春」,提供民眾在春節假期參訪各種文化性活動的資訊。然而,即使有官方在宣導的「行春」,在民間卻使用「走春」。

「行春」變「走春」,顯示在台灣「台語」(台灣閩南語)對「國語」(華語)的相互影響。因為「行春」本來是用台語念成kiânn-tshun,而台語的「行」(kiânn)在國語是「走」,所以台語的「行春」就轉成了國語的「走春」。

變成國語的「走春」,如果再轉回來用台語念,則成了笑話,因為台語的「走」(tsáu)常用來指跑,這是古漢語的用法,而台語的「走路」就是逃亡、避風頭的意思。

台灣在清代、日本時代的文獻中就有「行春」的用法,指官吏春日巡察,也用在民眾出門拜年、春遊。戰後,台語受到國語影響,很多人也說「拜年」(pài-nî)了。

但在中文辭典,「行春」專指官吏春日巡察,「探春」、「游(遊)春」才指春日踏青。因此,現在中國大陸並沒有「行春」、「走春」的用法。

由此可見,就中文而言,「走春」顯然是錯誤的用法,但卻因錯到了約定俗成,變成在台灣才有的「台式國語」,甚至不知何時已被收錄到《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走春頁面。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走春頁面。

還有一個用詞「泡湯」,在春假期間也常看到,現在台灣人大都知道指的是泡溫泉。

但是,在中國的《漢典》,甚至台灣的《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泡湯」還是傳統的解釋,指期待落空,以及消極態度、消磨時間。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泡湯頁面。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泡湯頁面。

我曾帶北京來的參訪團住宿苗栗泰安溫泉酒店,酒店的接待小姐一出來就自我介紹說:「我姓湯,泡湯的湯。」我聽了就笑,湯小姐非常幽默。北京訪客聽了也笑了,但私下卻不解:哪有這樣自我介紹的,「泡湯」是好話嗎?

「泡湯」在台灣變成也有泡溫泉的意思,例如「她想去日本泡湯的計畫已經泡湯了」,顯然是受到日本溫泉用詞「湯」的影響。

日文漢字「溫泉」(おんせん,on-sen),就是中文的「溫泉」。日文漢字「湯」指熱水,日本人稱泡溫泉為「入湯」(nyūtō)。至於日文漢字「風呂」(ふろ,furo),指的是浴或浴池,但不一定與溫泉有關,例如「溫泉風呂」是溫泉浴,「蒸し風呂」是蒸氣俗。

台灣人前往日本溫泉區旅遊,在溫泉浴池入口處看到男女分開的「男湯」、「女湯」標示,就開始把「泡溫泉」說成「泡湯」,這十年來已逐漸通用。

台灣人結合中文「泡」與日文漢字「湯」的用法,創造了「泡湯」的新用法。但是,如果你跟日本人說要「泡湯」,因為日文漢字「泡」(あわ,awa)指氣泡,日本人會不懂為什麼你要「有氣泡的熱水」?如果你跟海外華人說:「今天我泡湯了,好舒服。」對方也會一頭霧水。

由此可見,「泡湯」作為泡溫泉的意思,也變成了「台式國語」。

圖/報系資料照片
圖/報系資料照片

從就語言學來說,台灣的「國語」,中國的「普通話」,以及東南亞的「華語」,都是以北京官話為基礎的現代漢語,但長期各自發展,加上受到當地環境及其他語言的影響,在語音、語法、詞彙上都會產生一些差異及變異。

所謂差異,例如台灣所稱的「國樂」,在香港叫「中樂」,在中國大陸叫「民樂」,在東南亞華人圈叫「華樂」。所謂變異,例如中文「走私」指私運貨物到某地,在台灣則多了男人婚姻出軌的比喻。

國語在台灣產生差異、變異的用詞,或可稱之「台式國語」。戰後,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強制推行國語,但因民間的主流語言是台語,國語會受台語影響,所以提供了產生「台式國語」的機會。

自1987年解嚴後,很多有趣、有力的台語詞彙,其中有不少源自日語,透過新聞標題、廣告標語的呈現,逐漸形成通用的「台式國語」,其中有些已被收錄到《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包括「槓龜」、「黑輪」、「便當」、「透逗」、「逗陣」、「抓狂」、「幼齒」、「雞婆」、「菜鳥」、「歪哥」、「好康」、「甜不辣」、「強強滾」、「大俗賣」、「芭樂票」、「搓圓仔湯」等。

此外,在網路族的推波助瀾下,還出現很多新潮、創意的用語,但能否達到通用程度,還有待時間考驗。

近年來,由於台語興起,為了直接寫出台語的音,出現了從國語借音的現象,例如「凍蒜」(台語當選)、「甘溫」(台語感恩)、「搞剛」(台語厚工)、「奶雞」(台語荔枝)、「寒吉」(台語番薯)、「算逃」(台語蒜頭)等。

這種以國語的音來注台語的音,很多是故意搞笑或引人注意的噱頭,尤其在國語和台語用字相同時,例如荔枝,為了呈現台語的音,就寫成「奶雞」,把現挽(採)的荔枝寫成「很慢ㄟ奶雞」,一開始確實吸引眾多目光。

但有一種情形,因不會寫台語的漢字,就隨意找個諧音的國語字來代替,例如「卡撐」(台語屁股)、「凍桃」(台語耐力)、「咖小」(台語角色)、「度估」(台語打盹)、「號呆」(台語愚蠢)等。

但台語文研究者反對這種「火星文」,他們認為應該尊重每一種語言,尤其教育部已編了《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可以查到很多台語的正確用字,例如「卡撐」應寫成「尻川」、「凍桃」應寫成「擋頭」、「咖小」應寫成「跤數」、「度估」應寫成「盹龜」、「號呆」應寫成「孝呆」。

今天,台灣很多人寫的中文,常見國語(華語)中混用台式國語、台語,如何使用正確的用字,並能彰顯文字的活力,寫作者需要更加用心。


作家簡介

曹銘宗

東海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北德州大學新聞碩士。

曾任聯合報記者及主編、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中興大學駐校作家。

現從事台灣文史寫作、演講、導遊。

出版《台灣史新聞》、《大灣大員福爾摩沙》等三十種著作。


延伸閱讀

鄭順聰──還寫台語火星文!報導者該有的語言素養
鄭順聰──斷開台語火星文!文字工作者該升級了
看更多【曹銘宗專欄】

讀.書.人


閱讀本身就像是走在一座迷宮

每個人依著自己訂定的座標

找到理解的方式
鹿途中旅遊書店(書店裡的影像詩)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曹銘宗──從「走春」、「泡湯」看台式國語

2017/02/02

曹銘宗──台灣3雞:雞婆、雞酒與雞排

2017/01/16

曹銘宗──《沉默》與台灣的歷史關係

2016/12/08

曹銘宗──被誤解的台灣食物名字

2016/11/03

曹銘宗──英語Ketchup與台語「膎」語出同源

2016/10/06

曹銘宗──虱目魚的歷史、文化與出路

2016/09/02

曹銘宗──開台聖王與原住民歷史正義

2016/08/16

熱門文章

曹銘宗──從「走春」、「泡湯」看台式國語

2017/02/02

陳昭淵──學習從一無所知開始。

2017/01/2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