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相對論


當我們相對而坐,我們討論的文學就發展出它的血肉

紀大偉

紀大偉 VS. 李屏瑤


貓咪打亂一切,踩踏鍵盤,肆無忌憚,排山倒海而來,如果那是靈感該有多好……

寫作怪癖(四之一)»

邱妙津(四之二)»

劇場與我(四之三)»

創作的啟蒙(四之四)»new

蔡詩萍

蔡詩萍 VS. 張曼娟


坐在舞台邊緣,看著空蕩蕩的觀眾席發呆。這時候突然有什麼新鮮明銳的東西,將我切割開來……

做戲(四之一)»

父女(四之二)»

性別(四之三)»

初老(四之四)»

楊澤

楊澤 VS. 詹宏志


想起台北長大的朋友如韓良露或舒國治,一定和我們這些外來者有挺不同的城市生活圖像吧……

小鎮來的少年(四之一)»

新人(四之二)»

長篇小說(四之三)»

老年(四之四)»

張鐵志

李維菁 VS. 張鐵志


很快地,這島嶼就發現他自己被迫長大並且世故,人們不再相信天真,不再相信政治理想……

90年代(四之一)»

媒體(四之二)»

音樂(四之三)»

植物園(四之四)»

朱國珍

朱國珍 VS. 連明偉


海內尋知己難,大多數的時間,我們活著,都是孤獨地與靈魂戰鬥……

孤獨的饋贈(四之一)»

運動(四之二)»

眾神的餐桌(四之三)»

房事(四之四)»

吳妮民

吳妮民 VS. 黃信恩


有時傳染病本身就是一種標記——它們的流行,共同記憶了一個時代……

傳染病時尚(四之一)»

癌的讖言(四之二)»

偕老慢性病(四之三)»

孤獨死之味(四之四)»

焦桐

焦桐 VS. 楊子葆


你在吃鳳梨,鳳梨也在吃你,多麼充滿著象徵,就像愛情!……

酸(五之一)»

甘(五之二)»

苦(五之三)»

辛(五之四)»

鹹(五之五)»

劉克襄

劉克襄 VS. 隱匿


母貓帶小貓要扶養長大並不容易,我所見到的,再如何努力,最後都只能保住一隻。因而對野外長大的小貓,我都特別尊敬……

我們都是貓(四之一)»

詩(四之二)»

獨立書店(四之三)»

生活(四之四)»

郝譽翔

郝譽翔 VS. 吳億偉


面對花蓮,那些言之鑿鑿的經驗,不碰觸就是永恆,回憶只是再次確定一切如過客,述說的都是脫軌支線失去原來路徑……

花蓮與寫作(五之一)»

學術與創作(五之二)»

異國生活(五之三)»

世代差異(五之四)»

旅行(五之五)»

馬家輝

楊照 VS. 馬家輝


咬著牙,把我們自己都沒有把握的悲歡離合寫成斬釘截鐵的命運,並在自己創造出來的命運之前,不安、顫抖、流著冷汗……

小說的起點(四之一)»

男男之愛,以及恨(四之二)»

光陰賊誰偷走了歷史(四之三)»

兩個男人的江湖(四之四)»

阿盛

阿盛 VS. 賴鈺婷


老,真正發生時,我傾向俯首接受……

老來了(四之一)»

病如何(四之二)»

死若歌(四之三)»

生難測(四之四)»

甘耀明 VS. 李崇建


海明威越走越窮,也越走越黎明,多賺了一筆記憶,以及每年回想都有進帳的小孳息……

旅行(五之一)»

河流(五之二)»

山(五之三)»

行道樹(五之四)»

作文(五之五)»

蔣勳

蔣勳 VS. 阮慶岳


故鄉,像鬼魂,他突然會來找你……

談故鄉(四之一)»

談土地(四之二)»

談創作(四之三)»

談風景(四之四)»

王正方

王正方 VS. 袁瓊瓊


太座常問:你覺得我怎麼樣?我答曰:除了壞的都是好的;那好的部分還在長!……

男女篇(四之一)»

兒女篇(四之二)»

風流篇(四之三)»

知命篇(四之四)»

張曼娟 VS. 孫梓評


這些氣味的淬取,經過揉碾、毀壞、昇華,我想,也都是從破碎開始的吧……

就在同一天,我們寫了給彼此的一封信(四之一)»

氣味(四之二)»

衣服(四之三)»

孩子是解藥(四之四)»

何寄澎 VS. 陳義芝


在課堂上,我曾和學生說過,時隔四十年,我仍保存年少一段初戀情書,他們兩眼放光,對寫了上百封信而竟未牽過手的關係頗生好奇,對信的內容則不感興趣……

你多久不曾用紙筆寫信了?(四之一)»

老(四之二)»

際遇(四之三)»

信仰(四之四)»

楊明 VS. 章緣


我自己的體會是,寫小說需要強大的創造力,而這創造力會隨著主體能量的下降而衰頹。

從異鄉生活裡汲取創作的養分(四之一)»

如何描摩異鄉(四之二)»

同是天涯邊緣人(四之三)»

台灣到大陸的文學風景(四之四)»

陳芳明 VS. 鴻鴻


每個藝術創作者都有自己的理想典範,但都是由他們的時代所形塑而成。

白玉苦瓜與衛生紙(四之一)»

政治與文學(四之二)»

文學的世代交替(四之三)»

文學的主體性與差異性(四之四)»

王文華 VS. 衷曉煒


所以為了長命百歲,白頭偕老,愛情最好還是不要太強才好啊

關於愛情(五之一)»

關於婚姻與出軌(五之二)»

關於青春(五之三)»

關於工作(五之四)»

關於理想(五之五)»

唐捐 VS. 楊佳嫻


讀中文系的人最恨人家拿著各種長相奇特的字,問你怎麼念,我們與整個漢字文化系統(而非某個特定的字)之相知相愛,真不足為外人道。

讀中文系的人(五之一)»

妖怪也是媽生的(五之二)»

勸咱毋通迷臉書(五之三)»

過分 乃詩人本分(五之四)»

如何(不)成為天龍人(五之五)»

黃錦樹 VS. 朱宥勳


論戰多年,我學到一件事,太爛的人太爛的挑戰不必回應,沒必要抬舉他們。就好比爛書不必讀,更別說去批評。它會自然死。

如何/為何發動一場文學論戰?(四之一)»

在我們的年代,還有鄉土文學嗎?(四之二)»

論述者為什麼要寫作? 寫作者為什麼要論述?(四之三)»

給自己們── 時差的贈禮。(四之四)»

陳克華 VS. 歐陽文風


愛就是愛,就這麼簡單!兩個成年人之間的愛情,互相造就,又沒有傷害任何人,到底有什麼問題?我不信天堂如此狹隘,連真愛也容不下?

宗教與同志(四之一)»

出櫃日記(四之二)»

我的老外情人(四之三)»

健身房情結(四之四)»

周芬伶 VS. 楊富閔


我從前就習慣在台南鄉下騎慢車,像里長伯還是管區的在巡邏,那種「撈撈耶」的速度實在深得我心,也是我在台中找到的生活方式。

東海(五之一)»

廟口囝仔(五之二)»

戀物者(五之三)»

禁忌與愛(五之四)»

疾病與死亡(五之五)»

傅月庵 VS. 毛尖


記得我十六歲第一次讀到魯迅《吶喊》(影印本),那種關窗閂戶,緊張刺激的感受,至今歷歷在目。那個年代,讀這玩意兒,可是要關進牢房的。

故鄉(四之一)»

關於讀書(四之二)»

春節(四之三)»

寫作(四之四)»

白先勇 VS. 奚淞


湯顯祖是中國少有的奇才,他想用情與美、華麗燦爛的舞台形式來改革中國社會。

孽子 愛與死(四之一)»

三個孽子(四之二)»

白光時代的歌聲(四之三)»

崑曲的情與美(四之四)»

陳雪 VS. 顏忠賢


一個「短篇小說」的完成,是像我這樣終生以寫作長篇為志業、長時間遠征、跋涉、透支自己的人,最好的贈禮。

關於衰老(四之一)»

關於衣及其身世(四之二)»

關於短篇小說(四之三)»

關於長篇小說(四之四)»

駱以軍 VS. 董啟章


或有一天我們該合寫一本小說,讓我的少年和你的少女,來談一場輝煌的戀愛吧。

陪孩子上學途中 »

小說中的女神 »

王聰威 VS. 伊格言


你不要小看我,我可是跟雞排妹吃過飯喔!雞排妹是我某好友的朋友,有次跟好友聚餐,他說本來今天約了跟她見面的,為了這頓飯沒法見面,我立刻把雞骨頭丟到他臉上,要他打電話給她,問她是不是來一起吃飯?

為什麼我不吃牛肉?(五之一)»

愛字頭上幾把刀(五之二)»

雞排妹與大叔的逆襲?(五之三)»

愛斯基摩主婦的孤獨(五之四)»

終結我自己(五之五)»

幾米 VS. 焦元溥


也許大家覺得上班很無聊啊,每天都做同樣的事情,但這裡面可能有組織邏輯等等很多不同的練習在裡面,這些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才可能變成現在還不錯的狀況……

創作的開始與創作的靈感 »

專欄的愛與愁 »

不要放棄 站在前人的肩上 »

蔡珠兒 VS. 楊索


臉書世界如波赫士《分歧的花園》,讓人迷失於不斷分岔的小徑。最令人焦慮的,是弱化閱讀能力。

談食物(五之一)»

談臉書(五之二)»

談愛情(五之三)»

談城市(五之四)»

談寫作(五之五)»

蘇偉貞 VS. 賴香吟


多年後,聽聞《物種起源》的詮釋是「關於自然選擇或者對偏好種類的保存」,立刻就想到我一個人的涼麵餛飩湯之選擇偏好保存史……

台南斷想之單行道(四之一)»

台南斷想之全景幻燈(四之二)»

台南斷想之早點鋪(四之三)»

台南斷想之面具存放間(四之四)»

李進文 VS. 何致和


古人好像認為捨棄功名富貴多了不起,我比較喜歡周敦頤身在官場卻出汙泥而不染,五柳先生說啥『鳳凰不共雞爭食,莫怪先生懶折腰』,說難聽點就是草莓族,抗壓性低,乾脆獨善其身……

初心(五之一)»

女兒(五之二)»

李進文談運動(五之三)»

何致和談運動(五之三)»

節奏(五之四)»

抵抗(五之五)»

平路 VS. 廖玉蕙


想到與妳談,觸動我最深的就是與妳之間奇異的緣分,關係著我明白的與不明白的,妳,與我的身世間神祕的關連。

吐露與噤聲(四之一)»

叛逃與回歸(四之二)»

青春與凋亡(四之三)»

書寫與生活(四之四)»

陳育虹 VS. 郭強生


四十歲以後重讀卡繆的《異鄉人》,那時的我已經學會了接受比放下更重要,對卡繆那樣平靜到近乎冷漠的敘述尤其感到動容。

迷路(四之一)»

告白與虛構(四之二)»

牽絆(四之三)»

Fantasy(四之四)»

向陽 VS. 方梓


旅行,在我來看,不止行踏,也有觀看和心領、神會;偶爾岔出大道,便見柳暗花明,雖然辛苦,事後回想,又不枉此行。

我們來自不同的方向(五之一)»

我們來自不同的方向(五之二)»

我們來自不同的方向(五之三)»

我們來自不同的方向(五之四)»

我們來自不同的方向(五之五)»

鍾文音 VS. 許悔之


被歸類是難受的,因為意味著被簡化。但評論者最容易將作家歸類,事實上我一直不希望被歸類,但不幸的是歸類是這個社會的運作模式。

其實我們 不是你想的這個樣子(四之一)»

生死簿與懺情錄(四之二)»

來說一個小祕密(四之三)»

書寫的每一天 一路走來的變革(四之四)»